上一章节: 第二十五章 误会
下一章节: 第二十七章 迷途

第二十六章 皓月


    杜杰故意看了一眼十三香这才抬头理会蓝衣女子,“你就这么惦记我?不辞千里从长安追到剑阁来!”

    只见十三香的霸王鞭腾空而起,猛然落地,尤为响亮的一鞭子落在院子里石板上。

    “还说你不是淫贼!”

    “没时间和你解释,带罗旭他们先走,这里交给我。”杜杰一改刚才的嬉皮笑脸认真的对十三香交代,又将蓝玉和竹简都放进了包裹,绑在在自己的身上,一展自己的双手,以二虎的墓碑为支点,跃上了房顶。

    院子里又围过来三个黑衣人,十三香只是使了一个眼色,阿夏、阿秋挺身而出站到了十三香的身前,露出结实的臂膀,拳头咯吱作响。皮皮和蛋蛋去收拾了一些东西,阿冬赶紧去背罗旭。

    两个大汉赤手空拳左右夹击,十三香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腰肢,跃然而起,黑色的长裙和紫色的霸王鞭在空中划出两道完美的弧线。

    黑衣人也不是傻子让她打,挥刀就来阻挡迎面而来的霸王鞭,十三香只是玩了几个小花样就把它们手中的刀,轮飞了。阿夏和阿秋一人扑倒一个黑衣人,开始了最原始的肉搏,根本没给他们施放气诀的机会。十三香在空中挥舞着她高贵冷艳的霸王鞭,将中间的黑衣人抽的遍体鳞伤。

    她樱红的唇,黑色冷峻的眼眸,和她的霸王鞭一样凌厉。

    阿春,这个平日里对她极其尊重的手下,今天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她的心里是苦涩的,是愤怒的,必须用这些黑衣人的鲜血来偿还。

    她又跳了起来,手里的鞭子就好像是一条吐着血红长信的紫色王蛇,在她操纵之下撕咬着这三个黑衣人,直到他们都再不能呼吸。

    “我们走!”十三香带着一行人冲出了院子,直奔绵州而去。
    院子里剩下的几个黑衣人要去追赶,蓝衣女子一挥手,他们就停下了步伐。

    “杀死他就可以,不用管其他人!”

    晚上的剑阁镇极其安静,一轮圆月仿佛就在屋顶。

    屋顶之上,蓝衣女子自己摘下了面纱,随手这么一丢,随着一点儿微风,这面纱恰好飘到了杜杰的面前。杜杰伸手便抓在了手里。

    “上一次让你跑了,这一次我绝不会手软!”杜杰平衡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刚站稳脚跟,就给蓝衣女子放下狠话。

    “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蓝衣女子面如皓月,她的唇色是淡淡的红色,比冷艳的紫色要柔,比单纯的粉色要狠。右脸颊上一道浅浅的疤痕,好比在一幅精美绝伦的油画却多了一笔的色彩。她没有发髻,只是一根蓝色发带将头发简单的扎在一起,她的纤细的右手上戴着一个闪着银光的镯子,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动人。她出手的动作宛如醉仙楼的花魁,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么的唯美逍遥。

    杜杰和她过了几招,看了看她的武功路数,只是觉得这武功在她的身上反而不像是杀招,倒像是在催眠。因为不知为何自从血谷里出来后,杜杰眼睛里看到的动作都是异常的缓慢,蓝衣女子武功招数本不是那么凌厉,放慢之后更是柔和。

    杜杰的内力和轻功都有了质的飞跃,他的速度快如闪电,蓝衣女子根本攻击不到他。他就像是在逗一个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