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十九章 救赎(一)
下一章节: 第二十一章 救赎(三)

第二十章 救赎 (二)


    荒芜道人眼见红衣女子不往上游逃,反而捧着一瓢汤药往下游跑去,很是奇怪。

    裴绩溪纵刀横扫,右刺左闪,刀光一亮避过罗旭的银枪,飞身追赶红衣女子,罗旭亦挺枪追去。

    这时候裴绩溪忽然回过身来,一刀横劈,罗旭触不及防胸前中了一刀,若不是有银甲,必定当场毙命。裴绩溪收刀又一个突刺,罗旭拿枪一挡,二人对峙,怒目而视。

    “你是冷面寒枪俏罗成的后人?这把五虎断魂抢,你会使吗!”,荒芜道人见多识广倒也不足为奇,倒是罗旭心底有些发慌,但是气势不能输。“呵!既然你知道还不赶紧投降!”

    裴绩溪又迅速收刀,反身劈向罗旭。不是之前使用的龙破斩,而是青城派的刀法,极快极狠。罗旭见刀势极为凶险必须退避,后退一步,未曾想裴绩溪的刀又自下而上这么一捺,罗旭胸口又中一刀。

    红衣女子沿河谷一路而下,终于看到了水晶棺材,靠在树荫下的杜杰还没有醒过来,紫着一张脸。她跑到杜杰身边已经是气喘吁吁,再看看手中的这瓢汤药,已经洒了一半。她赶紧摸了一下杜杰的脉博,还好,杜杰的情况稳定。她用手捏开杜杰的嘴,把汤药强行倒进去,可是她一松手,汤药又从杜杰的嘴角流了出来。她表情凝重,好像心事重重。

    刀和枪的撞击声在峡谷里回荡。

    她听见打斗声越来越近,心想“躺在这里的臭小子仔细看来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在深潭之中,若不是他度气给我,也许我已经死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救人为妙。”

    她赶紧先将杜杰平躺,自己端起水瓢轻启朱唇含了一小口药在口中,低头正要送到杜杰的嘴里,忽然她又抬起头将药吐到了地上,“好歹我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就算他救我,那也是他占了我的便宜!”她再捏开杜杰的嘴巴,直接用水瓢将药倒入杜杰的嘴里,最后再用手捂住杜杰的嘴巴,防止他把药再吐出来。喂完药,她又拿石针扎了杜杰的血海、曲池两个穴道。可是杜杰仍然只是微微睁了睁眼睛。

    打斗声越来越近。红衣女子回头的时候,穿着黑袍顶着一头凌乱头发的裴绩溪,手持长刀立在了水晶棺材的前面。他的刀在滴血,他的手在发抖,他的眼睛里是半开着的水晶棺。而水晶棺材里只剩下了一堆白骨。他不知道水晶棺是如何到了这里,不知道他的结界为什么会被破坏,但是和这两个人必定脱不了关系。

    “啊!”裴绩溪忽然举刀大叫一声。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而苍天却最对不起的就是他。
    他一斜眼,看见红衣女子跪在杜杰的身边,“他竟然还没有死!”裴绩溪怒吼。

    罗旭也赶来了,只见他胸前的素银甲竟有两处刀口都有血迹浸染。“少爷!少爷!”罗旭呼喊了两声,见裴绩溪挥刀往杜杰靠近,他立即出枪向裴绩溪刺去。

    “既然你找死,我就先成全你!”裴绩溪回头,眼睛里全是杀意,挥刀就砍了过来。

    罗旭提枪迎接裴绩溪的疯狂攻击,十个回合以后已然处于下风,红衣女子依依不舍地看了杜杰一眼站起身来,赤手空拳冲了上去。

    罗旭,红衣女子二人联手一攻左一功右。

    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