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五章 分析
下一章节: 第七章 启程

第六章 云安


    天微亮,有鸟鸣,开扇窗,正襟危坐于床。新的一天,从静坐开始。这是杜杰在紫柏山和师傅修行所养成的习惯,早晨起床先静坐半个时辰,汇聚天地之灵气,可以把自己幻想成夜空中划过的流星,与日月争辉,也可以闭目凝神,感悟宇宙之浩瀚。师傅教导他,睡前可以思考人生但是早晨必须要去想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对新的一天要有所期许才能精神饱满斗志昂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不是杜铛铛,也不是驿馆的人,声音越来越向杜杰的房间靠近似乎还带着一股子怒气。

    哐当一声,门被踢开了,一只鞋向杜杰飞了过来!“杜二傻,进宫都不去看我~是不是把我给忘了!”这娇嗔的女声除了云安公主实在想不出世间还有谁会这么叫他。一大早就是晴天霹雳,杜杰顺手接住鞋子看了一眼。

    门口是一个撅着嘴的女孩子,先是怒气腾腾的看着他,然后一只手拎着粉色的长裙,一只手脱另一只鞋,刚才没有命中目标很不甘心的样子,又把鞋子向他抛过来。这回他没有阻挡,鞋子恰好落在他脑袋上,杜杰顺势就趴在了床上假装晕倒。

    这时候,云安公主见杜杰没有任何反应,光着脚向他跑了过来,人未至,香味到先传到杜杰身边,如茉莉淡淡的花香一般沁人心脾。

    “二傻!二傻!”她连续呼唤了两声,杜杰才确定二傻是对他的称呼,“你没事吧?快醒醒啊!”她又开始急切的关心杜杰了,刚才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转眼就烟消云散。她即将伸出手想往杜杰身上拍打,杜杰忽然猛地一下抬起头,冲着她“(ooo)哇”的一声,瞬间杜杰看到一张发懵的脸,好可爱。她先是一惊,然后竟然从闪闪发光的眸子里上挤出了几滴泪水,然后就是一阵粉拳向杜杰的胸膛上击了过来。杜杰并没有躲开她,因为她的样子实在惹人怜爱。杜杰伸出右手把她拥入怀中,她起初还在不停的拍打着他,然后凝噎着说“你这一年都干什么去了?也不到京城来找我,兄长又不让我出宫去找你,我每天都是怎么过得你知道吗?”她这几句话一下把杜杰拉回了两年前刚遇见她的时候,过了一会儿整个屋子都安静了。

    贞元十九年,李纯带着她这个宝贝妹妹到梁州避暑途经紫柏山,不料暴雨忽至,一行人只好到了张良庙躲避暴雨。杜杰看见他们的时候一个个都狼狈不堪。师傅告诉他有贵客到了让他对待他们如同上宾。

    杜杰泡好茶跟在师傅后面走到他们面前,一男一女穿着打扮并不像普通人,都是绫罗绸缎,而且其他四个家丁模样般的人像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年轻男子约摸二十四五岁身材魁梧,女孩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很羸弱,浑身都湿透了。师傅热心肠的说道“各位施主今天能有幸到张良庙都是缘分,外面暴雨倾盆不妨在这多住些时日。”杜杰开始给他们递去热茶,只有这个小妮子嫌弃他,只因为他看她湿漉漉的样子蛮可笑的就没忍住笑了笑,她就跟他不乐意了,不接杜杰手中的茶,尽管杜杰一直端着。男子冲她一个眼神,她就乖乖的接过热茶,然后还不忘给杜杰吐个舌头。喝茶之前,一个家丁拿出银针在每个茶杯里都蘸了一下,然后才示意给年轻人。

    年轻男子很有礼貌的对杜杰师傅说道“劳烦道长,我与舍妹是去往梁州避暑的,未曾想在此地遇上暴雨,叨扰你们了。”

    “不妨事,不妨事,这几天就让小徒跟着你们,山中洞窟很多千万不要乱走。”师傅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