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二百五十八 势在必行
下一章节: 第二百六十章 做他的人

第二百五十九章 缠绵


    师叔虽然容貌妖艳,性格、脾气、谋略却是一等一的好。也许是之前见过面,与少年交过心,对兰儿非常热忱亲切。

    同门师兄师姐也都是很友好的样子。这里让兰儿感到很愉悦,可是,她心里放不下少年,尤其是关于诅咒的事。

    不弄清楚,她始终心难安。

    少年将兰儿交付给师叔,便立刻回去了。兰儿十分乖巧柔顺的和少年告别,没说半句不满的话。

    少年对此是有些奇怪的,毕竟来之前并没有说要将她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紫桐门。看出少年的疑虑,少女笑着解释:“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比墨山那个静悄悄的地方好多了。不如师兄你也一起留下吧?”

    “我曾发过誓,要以墨山为家的。你在这里好好修炼吧,我走了。”

    “好,师兄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少女说的时候龇牙咧嘴。她自己知道,这句话只是敷衍。

    她很快就会去找他的。

    少年走后,少女跪在师叔面前恳求,希望师叔能将少年说的诅咒之事告诉自己。元清看着一脸执念的美貌少女,轻轻叹了口气:“好吧!既然昨天能够听到我们的谈话,说明这一切都是天定,我就违背誓言告诉你吧。你师兄是他们家族选出来兑现承诺的牺牲者,他们家族每代必有一人要在墨山守候,不能娶亲、不能离开,娶亲的话,他的妻子会减寿三十年,离开的话,他每月十五必会头痛。”

    “这个诅咒不能解吗?”

    “当然是能解的,可是没惹知道怎么解。”
    “师叔,我想回去陪着他,您能帮我吗?”

    “我想帮你,可是不能帮你,因为我答应过帮他照顾你。如果让你回去,你觉得你能对付的了黑石吗?如果你被黑石伤害,你觉得最伤心的会是谁?”

    “我明白了。”

    师叔的语气虽然温和,但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利刃一样刺进了少女稚嫩的心。乖巧如她,自然不会当面反驳师叔的话,但她心里已经做好偷偷回去的打算。

    接下来的几天,兰儿安心的在这里生活,在同门的眼里,她是一个活泼天真的小姑娘,在师叔眼里,她是一个想得通事情的慧人。

    就在大家都把她当做了自己人的时候,她却静悄悄的留书消失了。

    她没说回墨山。可是,师叔知道,她回的一定是墨山。知道拗不过小姑娘的执念,师叔派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一直护送兰儿到墨山的寺庙之中,才悄悄离开。

    少年回去的时候,黑石已经不在墨山了。不过少年已经养成在密室修炼的习惯,所以他待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密室。

    紧跟着回来的少女来到密室,还没来的及像少年解释自己行为,便看见少年突然惨叫一声,然后捂住自己的头不住的翻滚。

    兰儿连忙跑过去,照师叔交代的法子,一掌劈在少年颈后。少年华丽丽的晕了。

    晕了,也就不疼了。

    可是,能每次这样吗?

    兰儿看着昏迷中仍然蹙着眉头的少年,疯狂的翻看她未曾见过面的师父留在檀木箱里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