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下一章节: 第二百三十章 稍安勿躁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好想你


    玉虚的信件简单而隐晦,只有六个字:曾被窥视的人。【无弹窗..】

    温瑾如一看就知道找她的是玉虚,找的还不是她一个,而是她和柯敏铄两个人。

    对于玉虚能够找到自己,温瑾如一点也不奇怪,引魂诀到一定阶段是可以用神识掌控世界的,玉虚是引魂诀的前主人,谁知道她练到了哪个地步?何况,玉虚这样的高人,除了隐身诀应该还会别的吧?

    丫鬟模样的信使将信交给温瑾如便离开了,没有等待回信的意思。

    温瑾如将信给柯敏铄看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决定立刻去大将军府找玉虚。

    且不说玉虚找他们多办是有重要的事,即使事情不重要,他们也是要再去一趟大将军府的。因为明天就是柯敏铄记忆中玉虚香消玉殒的日子。

    仍然如前两次一样,温瑾如和柯敏铄隐身、敛息来到大将军府玉虚所住的地方。

    他们进去的时候,玉虚正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见他们进来,立刻坐了起来。神色未明的看了他们很久才挥动玉腕,在房间里设了个结界。

    “你们先坐下。”玉虚对着他们微微一笑:“今天找你们来是想对你们说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请说。”柯敏铄彬彬有礼。

    “我知道你们来自未来,也知道你们与我的关系……”玉虚美丽的红唇轻轻吐出这几个字,温瑾如和柯敏铄听在耳朵里不亚于惊雷滚滚。
    “你怎么会?”

    “当然是因为隐身诀,隐身诀高阶就是有这个本领。所以,我也知道明天将是我的死期。”

    “既然知道,为何不避免?”

    “我不想避免。引魂诀虽然厉害,却只能掌控客观的东西,我对阿则的情愫已经入骨,这一世,我们注定无法相守,所以我不想刻意改变,尤其看到你们这一世如此恩爱。”

    “注定无法相守?为什么?明明他也爱你。”

    “一些无法改变的客观原因。你们不知道也罢。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们,千万不要改变我明天的命运,事实上,我对死后的那些轮回很满意,我不想有太多改变。如果你们想改,就改变以后的,这也是我将引魂诀告诉你们的原因。”

    “你真的愿意就此死去?就没有一点不舍?”

    “没有不舍,等你们到了引魂诀高阶你们自然会明白。”

    “那你找我们来是想拿回那封信?”

    “不是,我只是告诉你们不用将信交给萧则了,至于那封信,你们可以任意处置,不过最好回到你们自己的世界再看。”

    “好!你能告诉我萧则那些残损的神识是怎么回事吗?”柯敏铄与玉虚很合拍。

    “明天你们就知道了,记住我说的话,不要改变我明天的命运,后果不是你们可以承受的,说不定你们会就此消失。”

    “好,那我们可以来看看吗?”

    “可以。现在你们走吧!对了,仙月国没有你们想象的好,做完你们想做的事就迅速离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