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五十七章 微雕大师
下一章节: 第五十九章 不要赌了

第五十八章 疯狂牌九二八杠


    几人看似在闲聊,其实都分出了几分注意力,关注着刚才尖声哭喊的妇人那边的情况。

    那个相貌端庄颇为憔悴的中年妇人此时已停止了哭泣,她脸上泪痕未干,神情呆滞,仿佛被人抽走了灵魂。

    她儿子满脸悲戚地看着她,眼眶微红,欲言又止。

    “这个好像不是自愿为奴,不会是有什么苦衷吧?”温锦昊同情的看着那母子二人。

    “嗯,他是被他父亲出卖了。这个男孩是个孝顺的好孩子,知道算计自己的是父亲也没有口出恶言,还将身上的所有积蓄都留给了被父亲遗弃母亲。”温瑾如幽幽地说,晶亮的眸子闪过一抹暗色。

    “你怎么知道的?总不会是猜的吧?”雨潇潇还未习惯温瑾如时不时的“神通广大”,看了看时青、时悦也和自己一样困惑,连忙发问。

    柯敏铄和温锦昊则是一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你说什么我都相信”的表情。

    “我会唇语。”温瑾如表面回答得理直气壮,其实内心惶恐——自己脸皮有越来越厚的趋势。

    玫瑰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只觉得又受到了侵犯:明明是我有灵耳好不好?

    “三姐还会唇语?我怎么不知道?”锦昊凑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问。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温瑾如笑着拍了拍弟弟的袖子,转头问柯敏铄:“怎么样?阿铄,管不管?”
    “你不是说那个男孩是个好孩子吗?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走,我们过去!”

    柯敏铄径直走到输了赌注了男孩面前:“你们刚才赌的什么?”

    心乱如麻的准奴隶男孩原千抬头一看,问自己话的是刚才那个连赢两局围棋的俊美男子,眸中闪过一抹希望之光,须臾又黯然:只是陌生人罢,怎么可能多管闲事帮助自己?还是认命地去做三年奴隶吧,只希望自己运气好,三年后能全身而退,否则母亲,不知道她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至于父亲,原千现在对他死心了,不是不恨他对自己和母亲无情无义,而是原千觉得自己首先要学会漠视那个只有父亲称谓的人,以后才能冷静的和他交锋。

    虽然知道面前这个看上去高贵无比,高雅无比的男人不可能帮助自己,但观棋时就已萌发的好感还是让原千压制住心中的落寞用平静的语气回答柯敏铄:“我们赌的是二八杠。”

    ”二八杠?”柯敏铄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是个什么玩意?没听说过呀!

    “不要告诉我们你又不懂这个,棋圣大人。”

    不待原千回答,一个年约三十,穿着粉红马甲的清瘦男人走过来神情复杂的看着柯敏铄。

    “我们的确不懂,也不需要懂。”时悦的语气比粉红马甲更张狂。

    “是吗?不要告诉我,你们对他没有兴趣。呵呵……?”他漂亮而尖瘦的下巴向原千挑了一挑。

    “的确有那么点兴趣,不过,你不会告诉我,你们不接受我们的挑战吧?据我所知,在这个赌场里,如果没有充分理由,是不能拒绝以奴隶为赌注的赌局的。”

    刚才温瑾如悄悄告诉他赌场有这个规矩时,他还觉得这些人太冷血,现在倒觉得这个也许是赌场唯一人性化的东西。

    “接受!接受!怎么会不接受?一个没多大用处的奴隶而已,不值得我们为他坏了名头。不过,谈到规矩,我们就照规矩办。赌博的方式和赌注都以我们的要求为先,你们肯吧?”

    “只是为先,又不是说了算。你且说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