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五百五十一章 磨砺
下一章节: 第五百二十三章 光明使者

第五百五十二章 黑暗永恒


    天空之城已经远离了战火很久,战争对于天空之城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能出现一支白衣白袍的军队。

    城墙上面的军士,非常惊讶的望着这支军队,无论从那个方面,都不应该出现在天空之城。这支军队,这支军队,本来应该消失,绝对不应该出现在天空之城。

    尤其是,站在这支军队的最前面,竟然是一个少年,这个少年,他们还很熟悉。

    “虎狮?”

    天空之城城墙上的守将,他对着那个年轻人吼道,这个年轻人他很熟悉,这不就是云中城崔将军的外孙吗?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天空之城呢?

    城墙外面,那个年轻的将军平静的看着天空之城上面的守将,他的脸色非常平静,好像他对天空之城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一样,他对背叛天空之城的这件事情,好像根本没有一丝丝愧疚的意思。

    他是如此的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一个人怎么可能这样平静的背叛着自己出身的城市?

    “我是虎狮。”这位年轻的将军说,“我奉教皇的命令,来攻陷天空之城。”

    “你真的是虎狮?”守将看看着这位背叛天空之城的年轻人,他的脸上充满了不解他竟然没有表现出愤怒。

    “是不是有人夺舍了虎狮?”有一位将军说,在说着的时候,他张弓射箭,对着虎狮一箭射了过去,他很激动,他不解守将为什么这么冷静,对于这样敢于背叛这个城市的人,他无法保持冷静。
    “你忘记了你自己的出身!”这个人吼道,“你受死吧!”

    虎狮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将自己的手一挥,那一支射出的箭矢出现在虎狮的手中,他将手掌的箭矢往城墙上有一抛,箭矢射进了城墙上,齐柄而入。

    “我不想杀你,我的任务只是攻克天空之城,我在天空之城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不会在天空之城打开杀戒。”虎狮说。

    “孽障!你还记得你曾经在天空之城生活过?”城墙上面,出现了一道苍老的身影,这是天空之城元老院的二耆老,他对着虎狮吼道,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他想不通为什么虎狮和虎犼的差别会这么的大,“你背叛了天空之城,你背叛了你所有的亲人,你的弟弟在战场上战死,但是你却背叛天空之城!”|

    他痛心疾首,对虎狮吼道。

    “杀!”虎狮回答他的,是将自己的手中的长枪往城墙上一指,他用自己的行动回答元老院二耆老的指责。

    “杀!”他身后的白袍战士用自己的行动响应了自己上司的指挥,他们咆哮着,对着城墙上示威。

    “射!”

    一声吼叫,从这一支身着白袍的军队之中发了出来,箭矢如雨,从方阵之中射了出来,射到城墙上面,发出剧烈的爆炸声音。

    “射日箭法?”一个非常惊恐的声音从城墙上面的守将的嘴中发出。

    射日箭法,这是一种非常难于练成的箭技,传言,大成的射日箭法,可以将天上的太阳都射下来。现在这些人竟然用这样恐怖的箭法射向天空之城。

    “难道这是白袍军?不是说白袍军已经灭亡在他们的内讧之中吗?”有人疑问着,“就算是白袍军复生,也没有办法找出这么多会射日箭法的战士啊?”

    箭矢,对着天空之城射了过去,落在城墙上面,发出剧烈的爆裂声音,炸出了一团团蘑菇云。

    “再射!”那传令声音又想了起来。

    “保护城墙!”城墙上的守将,他发出了一声吼声,假如不马上加强城墙,估计城墙根本没有办法的再坚持的,会坍塌在这射日箭之中。

    一道道身影出现在城墙上面,他们竟然对着箭矢的落点冲了过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射日箭法的破坏。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大的用处,马上,那高高的城墙竟然坍塌出一道缺口。

    “连射三轮!对城墙缺口!”

    城墙上面的军队的传令官,发出了新的命令。

    箭矢如雨,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