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荒
下一章节: 第四百六十章 逆向种族主义者

第四百五十九章 榔头再现


    女人仿佛对自己身边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兴趣,她沉默的在雪地之中行走着,如同一个沉默的苦行僧。【无弹窗..】这或许是悲伤太重,折磨自己的一种方法。

    魔狼摇了摇,假如不是因为这见鬼的大雪天,它绝对不会去伤害这样一个人类的女人,她的悲伤看上去是那么的沉重,让它都不忍心伤害她。

    但是,现在这该死的鬼天气,食物是很难寻觅的,它又不能跑远,只有猎杀她了。它张开了眼睛,看着这个女人一步一步的靠近了茅屋,她沉默的从茅屋边上走了过去,好像没有一点点歇下来避避风雪的意思。

    魔狼感觉的目瞪口呆,这女人在这么大的大雪天,竟然对这大雪一点点反应都没有,好像她已经失去了知觉,如同行尸走r......她要干什么,她要去哪里,它忍不住想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了。

    但是,它马上制止住了自己危险的想法........假如自己想太多,可能就会放弃猎杀她的想法,那对于它来说,这是致命的,因为它不知道这暴风雪还要持续多久,他不知道他的祖先将什么时候出现。

    所以,它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咆哮,对着这个单身在大荒之中穿行的女人扑了上去。

    这是它的猎物,它将用自己的爪子c入她的身体,用自己尖锐的牙齿切开她的咽喉,撕开她的r,饱餐一顿。

    女人继续往前走,她根本就没有回头,全然不知恶狼已经对着她扑了上去。

    一声凄厉的吼声传了过来,这是恶狼的嚎叫,叫声非常凄惨。

    这是生命将要终结的凄惨的叫声。

    女人继续往前走,她没有回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实际上,她根本没有出手,这样的狼,根本不需要她出手,她身体和灵魂有着保护自己的本能,这种本能形成了一道防御,她根本不是这条恶狼这种级别的魔兽可以接近的,更加别提伤害到她了。她甚至没有注意到有条恶狼从她的后面扑了过来,恶狼就被她身体之中这本能的防御给击飞了。
    她继续前行。她的身后,那条恶狼筋骨寸断,七窍之中,不停的涌出鲜血.......显然,它受了非常严重的创伤。

    它心中充满了恐惧,它根本没有看到这女人出手。或许这女人就是传说之中的无上强者,和自己的那还活着的祖先是一个级数?

    它想站起来,但是它根本无法站起。

    暴风雪,肆虐着大地,很快掩埋了它的身体。

    它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恐惧,它在挣扎,它不想死,它是夜狼一族的新生代,它将要成为夜狼一族的图腾,成为保护夜狼一族的神,它不愿意在自己成长之前死亡。夜狼族的祭师说他前途无量,在它出生的那个夜晚,有彗星袭月,这是千年一遇的异像。

    彗星袭月的野望生下的夜狼,是特别的夜狼,夜狼这一族传说之中,夜狼的祖先是在彗星袭月的晚上出生的,它势必会踏上它祖先走过的路,开创一个时代,也开创一个大族......但是,它现在感觉无比的郁闷和烦恼,它心中有一个死结根本就打不开,它非常的迷茫,夜狼一族中那人类的祭师说了,它的祖先将会在这样的暴雪天气的大荒之中出现,所以它会在这样冰天雪地,暴雪肆虐的大荒上等待着它的祖先出现。

    但是,现在等着它的是死亡......它有些后悔了,它并不是后悔自己来到这里等待祖先的出现,而是后悔自己根本没有动脑经,根本没有去想一个女人敢于独自在这暴雪肆虐的日子之中穿越着这到处是危机的大荒,显然不是一般的人,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走到这里来。

    它感觉到非常害怕,从很大程度来说,它和夜狼一族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