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216章 雪蚕
下一章节: 第218章 第218花痴

第217章 第217不能放弃


    第二天清晨,当白漱玉领着云靖跟随着羽人圣女朝撼天树下飞去时,云靖惊叫道:“姐,这是树么?”

    白漱玉与羽人圣女相视摇头苦笑,并未搭理他,而是领着他一直飞进了崖壁石室内。

    云靖忽然全身颤抖,面孔扭曲,当最后一个符文钻进云靖脑海中时,云靖仍不住大叫一声,一头倒在白漱玉怀里。

    晶壁上的字全部消失,温润瑞气渐渐消散,金光闪闪的晶石壁,刹那间失去了灵性,变成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壁。

    白漱玉怔了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莫名其妙,可她来不及多想,因为云靖已突然晕倒在她怀里。

    她有些惊慌失措,一边擦拭着云靖额上的冷汗,一边轻唤:“醒醒,小靖!醒醒,小靖!”

    可云靖面若白纸,气若游丝。

    白漱玉心疼,怜惜,忍不住流下两行泪。

    泪珠滴落在云靖脸上,瞬间润化开。

    ……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云靖缓缓睁开了眼,当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那绝美无双的面容,映入他的眼帘时,他突然一颤,然后赶紧闭上眼。
    无论现实或梦境,他都要将那一刹那所见的美好,烙进心里。

    泪滴落在他脸上,痒痒的,但他享受那份温润,关键是,这一刻,他正躺在他想都不敢想的人――的怀里!

    当淡淡的幽香再次沁入心脾时,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握住了那攥着丝娟的柔荑。

    他轻唤了声:“玉儿……”

    白漱玉一顿,浑身像通了电流似的,颤栗不已。

    她看了一眼那俊朗而又挂着暖暖笑意的脸,泪如雨下,却笑若梨花!

    …………

    当她们携手出现在石室,出现在羽人圣女面前时,俩人对圣女躬身一拜,又对树灵躬身一拜,再对金鹏塑像躬身一拜。

    三人出了悬崖,朝树巅绿岛驰去。

    云靖虽然恢复了神识,可他灵脉俱毁,没有丝毫灵力,还是由白漱玉载着飞翔,一如当初他们来到羽人部落,来到撼天树一样。

    ……

    是夜,又是皓月当空,又是月明星稀,只是,墨翠的树冠上升腾起氲氤白雾。

    脚底下白云轻轻浮动,天上银白色月儿伸手可触!

    一白一青两个身影并肩伫立,手,紧紧攥在一起,他们的眼里只有那轮银白色月儿。

    “玉儿,没想到你脱离了血刃宗,这些年来,你受苦了!”

    “不苦,想着我们总有再次并肩伫立在这树巅的一天,我觉得一切都值!”

    “每次在我危难的时候,总是你拯救了我,我欠你太多!”

    “唉!谁让我当初抢了你的东西!”

    “你不是已经还给我了吗?”

    “可是,有些东西还不了的!”

    风轻轻吹过,一白一青衣衫飘舞,夜却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