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5章 林默先生
下一章节: 第7章 呈坎覆灭(一)

第6章 乾坤笔与阴阳枕


    在十二岁那年的清明节,云靖拎着祭品,独自一人来到后山,为母亲云二娘扫墓。

    自他懂事以后,孙大婶就将他出生前后的一些事,原原本本地讲给他听,包括云二娘的凄苦,包括刁虎攻打呈坎等等。

    云靖听后,茫然失落,想到母亲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却孤凄悲凉的一世,想到母亲如烛柱燃烧,含辛茹苦却无怨无悔的一生,云靖克制不住内心的颤抖,他多想见一见自己的母亲,哪怕梦里,可他已没有了对母亲的记忆!

    前几年清明节,云靖总是央求云老爹带着自己来给母亲扫墓,可今年,他要独自前来,因为他长大了,他想让母亲见证自己的成长,给母亲一个欣慰。

    这灵力的事,林先生知不知道呢?

    可这也不能直接问林先生呀,祖传至宝是他现在最大的秘密,他可不敢向任何人透露半点消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犹豫了半天,云靖忽然想起二虎,这二虎正在习武,如果让二虎去问林先生,应该不会引起林先生的怀疑。

    于是,云靖收拾好东西,便朝孙家走去。

    到了孙家,云靖见只有孙招娣一人在屋里,便叫了声:“姐,婶娘、叔爹不在家呀?”

    云靖懂事后便一直叫孙大婶为婶娘,叫孙大叔为叔爹。

    “哦,小靖啊,他俩忙去了呢,你吃了没有,我去给你盛饭去?”
    孙招娣一见云靖,便满脸笑意地迎了上来。

    虽然云靖长大了,不住在孙家了,可云靖依然每天都,有时也就在孙家吃饭,因此,云靖与孙家一点也没生疏。

    “姐,我吃过了,二虎呢?”云靖问到。

    “哦,他还不是在后院练功,你去看看吧。”招娣随口说道。

    云靖在孙家来去自如惯了,招娣也不与他客气什么。

    云靖穿过堂屋,来到后院,见二虎正站在一排木桩前,一运气,双拳齐出,一根碗口粗的木桩便应声而断。

    云靖见状,暗自喝彩,这二虎念书不是料,可练武却真是个奇才。

    且不说他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的毅力,单说他没有基础,仅凭一本武籍,就将武功练得风生水起的悟性,那也是凤毛麟角的人杰。

    “二虎!”云靖叫了一声。

    二虎回头一看是云靖,便长吁了一口气,收了功,转身朝云靖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哥,看我功夫练的怎样!”

    说完,二虎捋起袖子,夹紧了手臂,鼓起他的肱二头肌,在云靖面前秀了一把。

    “厉害,我家二虎那是相当厉害!”

    云靖一边翘起大拇指,一边狡谲一笑地说道,接着,云靖又故意面露犹豫,吞吞吐吐地说:“不过……”

    “不过什么?”二虎见云靖似乎对他的功夫有点不屑,就着急起来。

    “嘿嘿,没什么,就是……唉!我最近在一本书上看到,练什么灵力,可比练内力厉害多了!”云靖又神秘兮兮地说。

    “灵力,什么灵力?”二虎一听,瞪大了眼问道。

    “书上也没说,我也不知道呀!”云靖耸耸肩说道。

    “那,我们去问林先生,他肯定知道!”二虎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去问吧,我又没习武,不好去问。不过,若林先生问你怎么知道灵力的事,可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啊,就说你自己从一本书上看到的,知道吗?”

    云靖又叮嘱二虎道。

    “嗯,知道了,那我去问,走,我们现在就去学堂。”二虎忙不迭地套上衣服,拽起云靖就朝学堂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