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23章 刘先生的噩梦
下一章节: 第25章 赚到六百

第24章 童灵实梦


    由于我刚睡醒,突然被一女人骂了,一时之间连北都没找到,好半天我才连忙问她是什么意思。

    那女人大吼道:“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我老公腿被压断了,这都是你们害的!”

    这种劈头盖脸的话,听得我更是糊涂了:“你老公是谁啊,他被压断了腿,关我什么事?神经病吧!”

    女子大骂:“我老公就是买了你们的古曼童,你现在给我来广东,我要打死你!”

    我心里咯噔一声,原来这个女人是刘先生的妻子,听她这话,难道刘先生出了意外?

    不可能啊,按理来说,要是刘先生照着我的话去做,把童子尿泼洒在床头,那童灵就算再厉害,也没办法伤害他的。

    虽然我有心想解释,但那个女子一句也听不进,除了骂我还是骂我,见她骂的越来越难听,我一怒之下,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和失去理智的女人解释,那纯粹是找罪受。

    之后,那女人又打了几十次电话,我被烦的难受,就直接将手机关机。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犹豫着将手机打开。

    结果现里面有一条短信,是刘先生的号码过来的,短信上说:“大师,求你救救我的老公吧。”

    我叹了口气,要是这个女人昨天晚上态度好点,我也能早些了解情况,非得一上来就骂人,谁能受得了?
    最终我还是回电话给那女子,电话接通之后,那女子没有再骂人了,而是痛哭不止:“大师我老公肯定中邪了,求你救救他吧。”

    我让她别忙着哭,先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那女子终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

    原来刘先生自从开始做噩梦之后,他便神经兮兮的,不管做什么,都说有奇怪的小孩跟着他,但自从给我打过电话之后,用我教他的方法避邪,倒是让情况有所好转。

    只是刘先生的妻子就受不住了,她觉得自己的老公脑子可能进水了,每天晚上都要把臊气重的童子尿泼洒到床头,这还如何让她安心睡觉?简直就跟住在厕所里没有区别。

    她对此抗议过,甚至还要带刘先生去医院看看,可被刘先生打了一顿之后,便不敢再提了。

    于是她在一天晚上,偷偷的将刘先生事先准备好的童子尿换掉了,因为童子尿和水的颜色没有区别,刘先生倒没有现被换。

    可是,就因为这个童子尿被换的事情,刘先生终于出事了。

    他在第二天上班的路上,经过一处红绿灯时,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双腿就不听使唤,朝着一辆大巴直冲过去,结果自然是被这辆大巴撞上了,一条腿当场被压折了。

    刘先生因为失血过多,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事后,交警经过调查,说这个责任是刘先生擅自闯红绿灯的过错,不能怪大巴。也就是说,他连赔偿的可能都没有。

    在电话里面,那女子哭着说:“我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