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7章 悲催的诱饵
下一章节: 第9章 十箱黄金

第8章 水塘遇凶灵


    我那一刻很愤怒,自己招谁惹谁了?要不是祖上的那位老祖结了个冥婚,我也不至于给风水师当学徒,真是倒血霉了。

    张潜却直接忽略我的愤怒,用很是蹩脚的话安慰我道:“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放心个毛啊!你再牛叉,难道还能牛叉过师父?

    我心里憋屈的想道。

    如果张潜换成师父林玲的话,我倒是没那么担心,关键我对张潜不了解啊,你说说,一个内向的闷油瓶,整天又不说话,谁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晚上九点,我们出。”

    不顾我的反对,张潜说完便离开了,我只能看着斑驳的院墙呆。

    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去当这个诱饵了,没办法,第一次出差工作,总得漂亮的完成才能在林玲面前博得她的好印象,毕竟我身上的宴婚咒可是头等大事,为了我老王家的后代不受影响,我也只能拼了。

    路上,张潜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子给我,那瓶子里面装的都是童子尿。

    张潜说道:“听着,等你将那水精鬼引出来的时候,别急着泼,等我的信号再往它身上泼尿。”

    童子尿能不能对付恶灵,我是不太清楚,可现在这东西就像一个定心剂,有了它,我总算没有那么害怕,于是对着闷油瓶点了点头。
    夜间走路快,我们在十点钟之前便再次来到那个废弃的水塘。

    张潜示意让我到水塘的岸边站着,我虽然不愿意,可还是壮着胆慢慢走了过去,而张潜则藏身在后面的杂草之中。

    正当我迈步来到水塘边上时,我忽然听见水塘下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叮咚、叮咚、叮咚”好像是水缸滴水的声音。

    我有些好奇,便低下头去看,但是除了那个水塘外,一个人影都没看到,远处更是黑漆漆的一片,别说滴水了,连只小鸟的叫声我都没有听到。

    “奇怪了,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我不解的自言自语。

    当我抬起头时,那“叮咚”的滴水声又响了起来,仿佛近在咫尺。

    “是谁!”我大声叫了一句,我让这滴水声给吓到了,就想用大吼来掩饰自己的胆怯。

    这次我低头,终于看到了是什么在出滴水的声音,此时月亮被云层遮挡,我在朦胧的夜色下,看到水塘里一个巨大的水缸慢慢向上漂浮,让我吃惊的是,那个水缸上面还坐着一个全身湿漉漉的人!

    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但应该是个男人,他的头很长,将脸全都遮挡住了,皮肤很白,白到一种让人感觉得了病一样。

    更奇怪的是,我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恶心的臭味,那种味道我曾经闻过一次,去年村头的一个老人去世时,便是出了这样的味道,没错,就是尸臭味!

    看到这个人这么诡异,我心里害怕,不敢再停留,拔腿就想跑。

    这时,那个坐在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