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92章 S4
下一章节: 第94章 S4

第93章 S4


    93,

    李维斯从没想象过自己的新婚之夜是个什么情形,他对婚姻所有的概念都只来自于儿时模糊的记忆,以及《modern family》这种经典剧集。事实上,因为出身单亲家庭,他在潜意识里对“婚姻”这种东西是抵触和恐惧的。

    这大概就是他从来只会暗恋不会表白的原因吧,他觉得自己可能承担不起某种法律规定的情感契约。

    但他又是一个极为重视家庭的人,他的外公、外婆和母亲都秉承着最为传统的中国家庭观念,将家人的幸福视作自己最大的幸福。所以即使他成人后离家闯荡,内心深处仍对“家”有着浓重的归属感。

    他有时候想,之所以他能如此顺理成章地接受宗铭,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对方当成恋爱的对象,从认识的那一天起,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更接近“家人”而非“恋人”。

    他们的恋爱过程鬼使神差地和正常人相反,直接跳过“恋爱”这个环节,进入“婚姻”这个程序,而后在老夫老妻般琐碎的磨合之下迸发出火花,烧成了不可思议的深刻的爱。

    这个颠倒的过程奇妙地吻合了他这种信任家庭而怀疑爱情的心态,完全绕过了他在潜意识里为自己设置的屏障,让宗铭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他的心里。

    这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奇的爱啊……

    石湖农场三楼,窗帘密密拉着,风吹桂树,在厚厚的帘幕上留下晃动的光影。

    室内没有开灯,只有电子壁炉闪着橙红色的火光。卧室里温暖而湿润,淡淡的水汽从浴室半掩的门缝里透出来,两串湿漉漉的脚印一路延伸到床前,最终消失在暧昧的喘息里。

    宗铭细致地亲吻着李维斯,仿佛从民政局出来之后他就爱上了这种交换口水的活动,连在回家路上也不忘时不时骚扰一下自己的司机、助理兼丈夫。李维斯甚至怀疑好几个交通探头都拍到了他们接吻的照片,就是不知道交警大队明天会不会给他开罚单——这算违章吗?
    算了,想开点吧,开不开都无所谓了,反正一辈子也就疯这么一次。

    李维斯迷迷糊糊地回吻着宗铭,整个人还沉浸在某种快乐而又羞耻的余韵里,身体是亢奋的,大脑却有些奇异的眩晕,四周的一切明明是那样熟悉,但又似乎完全不同了……

    宗铭的身体散发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气味,不是浴液的香气,不是洗发水的甜味,而是一种从毛孔里源源不断挥发出来的男人的气味,像具象化的荷尔蒙,令人血脉贲张,不忍释手。

    在他二十二年有限的生命里,从来不知道把自己的快乐完完全全交给另一个男人,原来是如此刺激的事情。

    疼痛是有一点点,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宗铭温柔而耐心,全程照顾着他的感受,在他吸气或者皱眉的时候总是停下来吻他,亲他的眉心,他的额头,一遍一遍抚摸他敏感的后腰,等他彻底放松下来才继续挞伐。

    他本来还有些反攻的念头,但被宗铭勤勤恳恳地耕耘了三四次之后彻底放弃了,决定把这种耗费体力的事情放在以后再说。

    毕竟他马上就要抽血了……唔,这是个好借口……不对,是好理由。

    李维斯在宗铭连绵不断的亲吻之中渐渐意识模糊,睡了过去,脑海中偶尔翻出一个不安分的小浪花,思忖着下次要怎么和宗铭提换位的问题……然后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还没等他梦到一个合适措辞,宗铭就钻进了他的被子,从背后搂着他又把他操练了好几遍。

    天亮的时候他从眩晕中醒来,发现枕头边丢着整整五个冈本包装袋,等他扶着墙去浴室放水的时候,崩溃地发现自己数错了,后来宗铭根本就什么措施都没有采取,害得他以为自己拉肚子了。

    “你是不是吃什么药了?”李维斯两腿打颤地回到床上,骑在宗铭身上掐着他的脖子问,“你是永动机吗?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难受……唔……”

    宗铭一脸懵懂地睁开眼,连听都没听直接翻身把他压倒,昏天黑地又亲了一刻钟。

    “我可能是个接吻狂魔。”宗铭事后两眼发直地躺在枕头上说,右脸印着一个不甚清晰的巴掌印。不是李维斯想要在新婚第二天就家暴,实在是不放大招他可能就要被宗铭吸成人干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