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83章 S4
下一章节: 第85章 S4

第84章 S4


    84,

    石湖农场地下室。

    原本的酒窖隔被分隔成了两个独立的空间,于天河坐在pvc软板围成的实验室里,在离心机和显微镜之间忙碌着,手边的架子上堆满了滴管、试管和载玻片。

    李维斯坐在外间的椅子上,衣袖卷到上臂,肘窝处的针眼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一小片淡淡的淤青。

    两百的鲜血,只提取出了一毫升的血清,淡黄色的液体装在细小的试管里,看上去毫不起眼,却可能是治疗超级脑唯一有用的物质。

    于天河掀开软板出来,手里是几份检验结果。李维斯有些紧张地站起来,问他:“怎么样?”

    于天河摘下口罩和帽子,说:“有点意思。”将检验结果在桌子上铺开,给李维斯深入浅出地解释了一番,“半个月前,刑事侦查局的专家在几名超级脑的血液中检出了一种前所未见的物质,目前还没有办法确定它的结构,他们也是无意间在偏振光下才发现它的存在。我们暂且把它称为‘e病毒’,因为它在显微镜下看上去像是有三个伸出的触手。”

    “病毒?超级脑是病毒造成的?”

    “目前大家是这么认为的。”于天河说,“但是它的病理毒理、生成原因、传播途径等等,至今没有任何论断。局里的研究员尝试用各种酶来阻断它,都无法找到它的酶切位点,它好像怎么说呢,金刚不坏,完全无法从外部攻击。所以我才对宗铭进行了干扰素治疗,因为实在找不到明确对症的药物。”

    李维斯似懂非懂,只能懵懂地点头。于天河继续说:“这是我从宗铭体内提取出来的e病毒样本,这是你的血清,我尝试用你的血清来切断他的病毒,虽然并没有成功,但有意思的是,它们的活跃度明显降低了。”

    “什么意思?”李维斯迟疑着问,“这是不是说明我的血清对e病毒是有作用的?”
    “是的。”于天河说,“血清无法消灭或者改变e病毒,但能令它失去活性怎么说呢,有点像是冬眠吧,只是我现在并不能确定它能‘冬眠’多久。”

    “那可以用生化实验来确定血清的时效吗?”李维斯问,“如果病毒‘冬眠’的时间足够长,是不是就可以认为我的血清可以终身抑制e病毒的生长?”

    “问题是,e病毒离开人体以后会迅速死亡,我们根本没办法做这个实验。”于天河无奈地说,“至今我们还没有找到长期培养e病毒的方法,它在离开宿主二十四小时以后会忽然死亡,刑事侦查局的专家曾尝试在白鼠和其他动物身上移植这种病毒,但撑不过一天它就消失了。”

    李维斯有些茫然:“那要怎么办?血清对它明明是有效果的,但又无法证明效果能持续多久”

    “而且也无法证明效果会不会变化。”于天河无奈地说,“现在唯一的办法是直接在人体上做实验。”

    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李维斯完全不懂医学,但也明白这样贸贸然给活人注射免疫血清是非常危险的行为,短期失效都是最好的结果了,万一引起更大的变异或者排异什么的,很可能会要了实验者的命。

    “我需要和宗铭谈谈。”于天河脱下白大褂,将资料整理了一下,说,“这件事你不要纠结了,我和宗铭会处理好的。走吧,你也该去吃点东西,补充一些糖分。无论如何你的血清对e病毒是有效的,我还要继续从你身上采血,一毫升血清太少了。”

    身为血牛的某人立刻感觉自己肩头沉甸甸的,二话不说跑到厨房给自己炖了一锅红糖小米粥,煮了两个白水蛋,煎了一大块黑椒鸡脯,吃完害怕不够,又一口气喝了半盒纯牛奶,打个饱嗝儿,差点吐出来。

    焦磊在旁边看得直抽嘴角:“你不是怀孕了吧?怎么吃上产妇餐了?”

    李维斯撑得说不出话,冲他翻了个白眼,跑到廊檐下的躺椅上睡着晒太阳去了——听说这样比较补血。

    昏昏欲睡间,手机响了,李维斯打开微信一看,是唐熠:太太,你的大纲我交给郑大头了,他挺满意的,已经转给下面的制片人了。制片人问你什么时候有空,能不能见一面谈谈合同。

    这几天被宗铭整得鸡飞狗跳,都快忘了正事儿了,李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