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80章 S4
下一章节: 第82章 S4

第81章 S4


    81,

    李维斯端着宗铭的晚饭回到楼上,发现气氛有些诡异,于天河一向冷漠的精英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笑意,宗铭虽然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写报告,但隐隐流露出一丝罕见的紧张感。

    错觉?他紧张什么?李维斯将托盘放在茶几上,忽然发现原本插在玻璃瓶里的一束马蹄莲不见了,问:“花哪儿去了?”

    于天河瞟了一眼宗铭,说:“有点开败了,我收拾掉了。”

    “不是才插没两天么?”李维斯嘟囔了一句,对于天河说,“于哥你去吃饭,这里有我就行了。”

    于天河点点头,要走,宗铭忽然咳嗽了一声。

    于天河抽了抽嘴角,停住了,对李维斯说:“那个,干扰素对情绪有些影响,接下来宗铭可能会有一些怪异的言论和行为,你不要太在意。”

    “是么?”李维斯挠了挠头,看看一本正经打字的宗铭,说,“他挺正常的啊,一下午都好好的。”

    于天河摸了摸鼻子,说:“影响也是循序渐进的,这才刚开始呢,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如果他有什么奇怪的变化,比如要求你必须陪着他,或者呃,什么更过分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能满足就尽量满足一下,满足不了的话,叫我来,我会让他平静下来的。”说到“平静”二字,他加重了语气,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宗铭。

    宗铭下眼睑抖了抖,再次咳嗽了一声。

    “没事我会陪着他的。”李维斯理所当然地说,“于哥你放心去。”
    ple于天河但笑不语,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李维斯将晚饭端到床头柜上,问宗铭:“你怎么咳嗽上了?要喝点儿止咳糖浆吗?”

    “不用。”宗铭放下笔记本电脑,开始吃饭。

    李维斯给他整理了一下毯子,又将茶几上的花瓶拿去卫生间清洗,涮完了一抬头,吓了一跳——宗铭拖着一脑袋电线,像个幽灵一样站在卫生间门口,虎视眈眈看着他。

    “怎么了?”李维斯在镜子里看着宗铭,诧异地问,“饭不好吃么?哦要用马桶是?”于是拿着花瓶出去,给他腾地方上厕所。

    谁知道宗铭又跟着他出来了,没头没脑地说:“我怕你害怕。最新最快更新”

    “”李维斯抱着花瓶石化了——我只是洗个花瓶而已,有什么可害怕的?

    “厕所里好黑啊”宗铭回到床前继续吃饭,谆谆教诲他,“要开灯。”

    李维斯总算明白于天河为什么要跟他强调干扰素的副作用了——宗铭这是要犯精神病啊!

    然而看着他一脸严肃吃饭的样子,又觉得怎么有点儿萌?

    宗铭吃完饭,李维斯收拾了托盘要送到楼下去,他又来劲了,说:“五分钟啊,不要超时。”

    李维斯强忍笑意点头,宗铭煞有介事地感叹:“世界太危险了”

    李维斯端着托盘出去,在楼梯拐角笑得前仰后合,还不敢出声,憋得眼泪都下来了,哆哆嗦嗦好不容易才走到楼下。于天河和于果在客厅看电影,见他两眼含泪嘴角带笑,什么都明白了,给他一个“你懂的”眼神,摇头。

    李维斯擦擦眼泪,问他:“于哥,他这样不要紧吗?怎么像个像个小孩子似的,我干什么他都要跟着我。”

    于天河眼神复杂地看了他半天,搜肠刮肚想出一个颇为科学的理由:“雏鸟情结,你是他副作用发作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总之忍忍,习惯了就好了。”

    什么鬼的雏鸟情结啊李维斯一头黑线。

    耽误了一会儿,上楼的时候五分钟已经过了,李维斯推开门,吓得差点跳起来——宗铭拎着一把枪,杀气腾腾地正要往外走,如果忽略他头上的电线和身上可笑的条纹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