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17章 S1.E17.无间道
下一章节: 第19章 S1.E19.撂挑子

第18章 S1.E18.又作妖


    18,

    橡木门应声洞开,桑国庭的脚力非同凡响。

    李维斯跟他绕过屏风,果然看见宗铭躺在床上,裹着羊毛毯睡得正熟。

    不过他也睡得太熟了吧?破门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被惊醒?

    “衰咗嘞!”桑国庭脸色一变,大步跨过去,将宗铭从羊毛毯里挖出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又翻了翻他的眼皮,回头问李维斯,“他这个样子有多久了?”

    “……”李维斯这才意识到他不是在睡觉,而是昏过去了,诧异道,“我、我不知道啊,他昨晚还好好的,十点多才跟我吃的宵夜!”

    桑国庭打开床头柜翻了一遍,四下看看,又推开一道书柜,走进衣帽间,少顷拿了一个便当盒出来扔在宗铭枕边,问李维斯:“他用这东西多久了?”

    李维斯看着便当盒里的药片,懵懂摇头。桑国庭怒道:“你怎么做人家老婆的?他作死你也不管管唛?”

    李维斯真是比窦娥还冤,他长这么大连别人男朋友都没有做过,又怎么知道如何做人家老婆……不对是老公啊!

    拿起药片看了半天,实在不认识,诚恳地问:“这是什么啊?”

    “吗啡!”桑国庭一脸崩溃的表情,道,“腿疼送他去医院啊,这东西是乱吃的吗?”
    李维斯彻底惊悚了:“我、我不知道,他从没说过他腿疼,我还以为他已经在恢复期了!”怪不得这两天老觉得宗铭那两眼发光的样子有点儿眼熟,想当年他哥们出于好奇嗑过几次药,看人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儿!

    怎么就没发现宗铭也在作死呢?

    “我是真不知道他在用吗啡!”李维斯正色道,“他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桑国庭瞪着眼睛看了他半天,发现他确实一无所知,叹气,从便当盒里翻出一片药给宗铭灌下去,回头问:“你没有和他一起住?”

    李维斯有点难住了,现在回答没有的话,会不会影响他们结婚?

    但结婚证还没领,分开住也是正常的吧?

    “我住楼下客房。”

    “……”桑国庭翻了个白眼,冲人事不省的宗铭道,“作什么妖,矜持个毛线吖。”

    “明白你还跟进王浩的案子?”桑国庭皱眉道,“明白你还拿假逮捕令抓人?”

    宗铭不语,脸色越来越沉。桑国庭道:“吴曼颐的案子已经移交给九处了,你是当事人,又是她哥哥,必须要避嫌,以后不许再过问了。”

    “不可能。”宗铭一口否决。

    桑国庭眉毛一竖,宗铭抬起身来,表情是从未见过的诚恳严肃:“桑局,我不相信她会无缘无故背叛局里。我和她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手把手教她怎么当个好警察,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