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86章 曾遥病倒
下一章节:

第87章 管她谁呢


    曾遥身体透支的厉害,说了几句话,又迷迷糊糊躺下睡了过去。知府太太好生交代了婆子丫鬟,蒋昕道:“娘,外间水患完了又来疫病,爹娘都劳心劳力,家里这点事就交给我吧。爹爹不是说有事要同娘商量么?娘赶紧去吧,这儿有我呢。”

    蒋昕刚满十六岁,作为家中独女,早早接手了庶务,知府太太对自己的宝贝闺女再放心不过,便赶紧办自己的事去,屋里独留下蒋昕指挥一群丫头婆子。

    蒋昕站在床边,看着床上昏睡的曾遥,真真是越看越俊俏。又听说这位曾三公子妙手仁心,是有名的神医,医术好心眼更好,不但亲自来给灾民看病,连药材都是他自掏腰包买了运来的。

    这般封神俊秀又菩萨心肠的公子哥,简直世间难得,更别提曾遥还有个位高权重的爹,出身高贵。

    蒋昕想着想着,重重叹了口气。她向来心高气傲,自己生的美,颇有才名,如今见着曾遥,才觉着这样的男子才能与自己般配,可惜曾遥已经娶妻,听说京里已经有个儿子。

    蒋昕正胡思乱想呢,丫鬟端了药碗进来,道:“大小姐,曾公子该喝药了,奴婢去叫醒他。”

    蒋昕挥手,道:“曾公子是咱们开封的大恩人,我来吧。”

    蒋昕不由分说的将药碗端了过来,丫鬟张张嘴,想说这不合规矩,蒋昕瞪了她一眼,小丫头生生将话咽回了肚里。在主子家,主子就是规矩,哪容的了她插话。

    蒋昕端着药坐到床边,将药碗放在床边的小桌上,见曾遥睡的满头都汗,拿了旁边放的帕子,仔细给曾遥擦汗。

    曾遥的皮肤白皙细腻,手感如绸缎,蒋昕隔着帕子都能感觉到他的肌理,心里激动的手都微微颤抖。离的这样近,她瞧着曾遥熟睡中的样子,比远远看更俊朗不凡,尤其那黑长卷翘的睫毛,比女子还要漂亮。

    只多看了几眼,蒋昕顿时觉得自个有些春心荡漾。
    曾遥昏迷中,感觉有人在给自己擦汗,朦朦胧胧以为是胖丫在照顾自己,顺手就将那手握了起来,迷迷糊糊喊了句:“胖丫。”

    蒋昕只见曾遥忽地握了自己的手,嘴里含糊叫了句什么听不清楚,心脏狂跳,明知道于理不合,却鬼使神差的舍不得抽出手来,任曾遥这么握着!胖丫第一个念头便是担心。

    “曾遥哥哥,喝药了。”蒋昕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有些腻歪。胖丫本能的皱了皱眉毛,她不喜欢蒋昕这样喊她相公。

    床上的曾遥眉头微皱,蒋昕竟然亲自上去扶他,身子恨不得贴着曾遥。胖丫见蒋昕扶了曾遥起来,一勺一勺喂药,时不时用帕子擦了擦曾遥的嘴角。

    胖丫看的心里直恶心,这大小姐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曾遥始终都闭着眼睛,喝完药又睡了过去。蒋昕照例给绞了帕子给曾遥擦身,胖丫看她纤纤素手拿着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