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22章 家丑外扬
下一章节: 第24章 狗急跳墙

第23章 狗血往事


    “咳咳,认识、认识……”李捕头不自然的挠了挠头,“你姥爷我都认识。”

    “哦?”胖丫看着李捕头脸上可疑的红晕,她当然不相信李捕头跟她娘只是认识这么简单,仅仅从他听见胖丫娘被打的反应来看,两人的关系都没那么简单。

    可搜索下原身的记忆,并没有关于这个李捕头的一星半点,胖丫娘也从来没有提过这人。

    “那个,叔巡街去了,你要有事就来找我,叫捕快带个话就行。”李捕头急急站起来,匆匆往门外走,临走还不忘说句:“我去给酒铺老板打个招呼,回头你要买酒叫他给你送来就成。”

    “成,谢谢李叔。”胖丫送他出去,冲他挥挥手。

    李捕头匆匆离开,饼子西施瞧见,探头瞧着胖丫,笑嘻嘻道:“胖姑娘,你别瞧李大人平日板个脸,笑都不笑,可他为人最是正直,你不用怕他。”

    胖丫心道,刚才李捕头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哪像饼子西施说的那样严肃。

    饼子西施姓黄,是个寡妇,独身带了个儿子,在茶马街做酥饼生意五年了!原来他只是受了重伤昏迷,并没有死在战场上,叫后头清扫战场的盟军救了,待到回乡时,却发现青梅竹马的小妹妹已经嫁为人妇。

    木已成舟,李捕头不想打扰王珍的生活,从没去找过她,自己留在镇子上当起了捕快,又因在军中学过武,慢慢晋升成了捕头。王家舅舅们也都默契的没有提过这段往事,因为毕竟李捕头同王珍有段过去,若是走漏了风声,王珍就没法做人了。

    两人一人在镇上,一人在村里,相隔不到百里。李捕头从未踏足过张王村,而王珍也极少出村子,两人就这么过了十几年。李捕头早已经结婚生子,儿子六岁了,妻子两年前病逝。

    三舅舅说完,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若是当年他同二哥一道回来,大姐也不会……”
    胖丫心中无限唏嘘,没想到连她娘身上都有这么段狗血往事,真是每个人都是故事啊!

    “胖丫,你知道就行,千万别提,也别问你娘。”三舅舅再三叮嘱道。

    胖丫知道其中利害关系,这世道对女人极其苛刻,若是传出去一点她娘的闲言碎语,那光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人。

    “我什么都不知道!”胖丫忙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