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30章 ★防盗
下一章节:

第31章 ┣▇▇▇═─防盗


    她虽有些厌恶他的做派,但自幼养成的好教养,仍旧促使她不得不摆出一个知礼的态度来,掖手向他微微一鞠,“敬谢行礼。”

    然后礼毕了,两人便这样干干对立着,竟不知道应当怎样交流了。

    前天晚上还不是这样的,虽然都是她一味攻城,但她也看到他节节败退,守无可守。她本以为自她栖在他怀里那刻起,他会放弃抵抗的,毕竟在过去二十八年的生命里,还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纠缠他。结果她忘了柴桑翁主那个凄惨的前车之鉴,或者自己是太有自信了,才落得现在这副尴尬的境地。

    源娢对他可谓一往情深了吧,初见他便喜欢上他。情窦初开的姑娘,怀着满腔热情向他示好,那时军中生活枯燥,少女的信是很好的调剂。也许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他开玩笑式的答应等她长大便娶她,可是多年后他执掌了朝中大权,风云变幻的紧要关头却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一个从小娇养的贵女流离失所,最后的结局除了客死异乡,再也找不到别的出路。也许他后来是悔悟了,但是于源娢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他是不自知的,今天的他,其实还在重复以前的残忍。可惜她不是源娢,不会像她一样脆弱。将自己的一生甚至是性命交付给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是最大的失败。他不喜欢她,她都看明白了,所以再谈情,会连自己都感到羞耻。

    她缓缓吸了口气,既然是来谈判的,就要做好勾心斗角的准备。她环顾一下四周,回过头和煦笑了笑,“我这时来,没有打搅相父办公吧?”

    王者善谋,自然不会单刀直入,这还是以前他教会她的。她此来的目的,他心里有数,无非是为上官照。真奇怪,一个小小的侍中,也值得她纡尊降贵来求药。说这位少帝无情,其实她偶尔也会讲讲人情,不过把所有的人情味都用在了别人身上,面对他时只剩满腹算计罢了。

    他拢着袖子,答得很敷衍,“陛下检阅绩效,何谈打搅。臣正归拢近期各郡县呈报的要务,待整理妥当,便命人抬进尚书台去。”

    扶微点头,“相父辛劳,这些年为大殷呕心沥血,如今肩上担子减轻些了,好好修养几日吧。”

    他侧身而立,多年尊荣作养出来的骄傲,无论何时都那样扎人眼。口中称谢,神情却孤高,她无可奈何地暗忖,她就是吃他那套,像着了魔一样。只是先前还有信心,如今已经被他摧残得不成人形了。

    她调开了视线,“昨日太傅与我授课,问了我一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不解其理,今日来向相父请教。”
    丞相拱手,“愿闻其详。”

    她缓步绕室游走,边走边道:“有一个皇帝,政绩斐然,在位三十年后臣僚上奏,请皇帝临泰山,举行封禅。帝欣然允,但又恐周边小国扰攘,请问帝当如何部署,才能确保封禅期间国家的安定?”

    丞相垂着眉眼问:“陛下作何解?”

    扶微道:“国君离开中枢,难免令小国蠢蠢欲动,若不加防备,说不定就会出乱子!扶微知道那必然是解药,捡起瓶子就跑,不管身后再如何天崩地裂,她都不想回头了。

    她跑出了耗门,斛律在后面匆匆跟随着,“主公慢行,小心脚下……”

    她怕丞相追上来,当然不敢耽搁。况且还急着回去救阿照,怕晚了毒走全身,就是有解药也来不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