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26章 ●▽●26●0●
下一章节: 第28章 〔☆_☆〕28

第27章 ▇27▇


    这一夜,果然还是不安稳的一夜。

    丞相也有犯困的时候,床被人霸占了,没计奈何只好在案后的重席上凑合。推开凭几换了个隐囊,还好天气并不凉,夜里没有衾被也不感到冷。

    他睡得迷迷糊糊,因为里间有个天下第一的病人,只能囫囵合一会儿眼。将要入梦时听见幽幽的声气传来:“阿叔……阿如,我渴了。”

    丞相忙起来,晕头转向去桌旁倒水。水是温在暖壶里的,即便到了后半夜,入口也刚好。他捧着杯子跌跌撞撞过来,蹲在床前往上举,“陛下,喝水。”

    床上的人支起身来接,手指有意无意挠了下他的手背,他一激灵,困意顿时减少了大半。

    “我做了个噩梦。”她轻轻说,半边脸贴在床帮上,那种孤伶伶的,幼小而可怜的样子,叫人心头老大的不忍。

    丞相是个不懂温柔体贴为何物的人,闻言嗯了声,“知道是梦就没什么可怕的,多喝水,好好睡。”

    扶微有点失望,照理不是应该问做了什么梦,然后安慰她“我在你身边”的吗?亏她花了那么大的自制力半夜醒来,自己都有些晕,难道他还没糊涂?是谁说半夜里脑子最不好使的?是建业。可惜得很,自我打定主意那天起,我就没想过放弃。阿叔应当知道我的为人,我气量狭小,睚眦必报,就算哪天驾崩,喜欢的东西也要带上随葬。话说得太明白,显得我不矜持,有时候我都怀疑,阿叔一再推辞,可是很享受我这样的纠缠?”

    这是哪儿和哪儿!在这之前丞相想好不退缩的,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罢了,他吃的盐比她吃的米还多,用得着怕她吗?尊严和脸面不容他退缩,想起刚才那份匿名的简牍,心里更是疙瘩起来。然而就像一个注定要输的人,无论如何翻不得身一样,她一出现,他就已经败了。

    外面弦月早没有了踪影,他拱手道:“天快要亮了,陛下再去睡一会儿吧。臣给你换了新的被褥,黄门令那里也得去传个令,命他回宫为陛下准备替换的衣裳。”

    “可是我觉得阿叔的衣裳,我穿正合适。”她抖了抖衣袖,拗出个婀娜的舞姿来,“阿叔瞧,像不像上次那个跳《春莺啭》的胡女?”
    他心里烦躁,只想早早打发她,“胡女不过是个玩意儿,怎可和九五之尊相提并论?陛下你去睡吧,臣风烛残年,实在经不得整夜耗。天亮还有刺杀案牵扯出来的人要审,就当陛下怜恤老臣,容臣合会儿眼吧。”

    她似乎不高兴了,板着脸看他,“我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