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25章 ●▽●25●0●
下一章节: 第27章 ▇27▇

第26章 ●▽●26●0●


    是不是信期里的姑娘都特别妖娆妩媚?扶微觉得应该是这样。她从未如此强烈地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就算束着冠也不容忽视。现在又身处相府,连个监视她的人都没有了,如此畅快淋漓,不趁此机会大干一场,多对不起自己!

    夜还很长,他也令人心痒。她搂着他的脖子稍稍拉开些距离,灯下看美人,美人实在叫她着迷。她高坐庙堂,上至宰相下至小吏,每一个都是相貌周正,学富五车,却从来没有一人,会让她这样难忘。她曾经有过连着十几天不停梦到他的经历,那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败给这张脸了。怎么生得这么好看呢……喜怒哀乐都显得生动迷人,只着她,就会让她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阿叔,我亲你一下好么?亲过之后你就是我的燕夫人,然后挑个黄道吉日你再侍个寝,到时候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等有了皇嗣,我还图什么呢。你在朝堂上如何翻云覆雨都由你,我保证一辈子再不正眼看别人,让你椒房专宠,可好么?”

    她说得十分顺理成章,看似征求他的意见,其实语气里有不容置疑的独断。丞相带着嘲讪味道,正考虑她后半段话的真实性,猛见她努起唇靠过来,吓得他忙拿手去挡,艰难地低呼着:“陛下请自重,臣愧不敢当……”

    扶微首战失败,有点懊恼,“自重什么?朕平时还不够自重吗?你看前两日,朕为了在你面前装出帝王威仪,装得多辛苦!其实你不知道我的心,我就想和你在一起,让你抱着我,就像现在这样。”

    丞相已经服了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到底是谁在强抱谁?不规矩的人是她,可拐个弯到了她嘴里,他就成了犯上作乱,意图猥亵帝王的混账。

    丞相在这方面是老实人,为证清白,摊开了两手,“臣什么都没干,动手动脚的也不是臣,请陛下放臣一条生路。”

    “你的生路就是从了我嘛。”她笑嘻嘻的,侧过脸来,温顺地靠在了他颈窝里,“阿叔啊,我觉得老天让你孤身一人到现在,就是为了成全我。别看我老是同你做对,其实就是为了让你关心我。阿叔……阿叔……你不要叫我陛下,那个词冷冰冰的,一点都不贴心。以后你便叫我阿婴,我就叫你阿如好了……”

    丞相的视线停在了屋顶的椽子上,神情颇为悲凉。合欢夫人……阿如……全套的,果真极般配啊!

    不能再这么纵容她了,他用力将她从身上拽下来,语重心长地告诉她,“陛下,臣是你的首辅,也是你的长辈。对待长辈,你必须谦恭守礼,这是为人最起码的操行。”

    “我毫无操行。”她很快说,“至少对你是这样的。世上五花八门的事多了,样样讲操行,人早就灭绝了。历朝皇帝哪个在私情上是讲操行的?文皇帝是明君罢,他一夜还御五女……”话没说完,被丞相捂住了嘴。
    妄议先祖,是为大不敬。她嘴里的历代帝王,简直就像个不成体统的隔壁邻居,浑身上下都是可圈可点的毛病。如果有史官常跟在她身边,那么将来史书上可能会出现很多骇人听闻的片段,每一处都恭恭敬敬写上“帝曰”二字!

    她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终有弱水替沧海,阿叔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光棍不能打一辈子,想通了就从了我,心甘情愿同我一起生皇嗣吧。”

    这语气简直就像在谈买卖,丞相对她的执着表示宾服,“陛下说的对,终有弱水替沧海。陛下的一生辉煌灿烂,慢慢会遇见很多品貌双全的才俊,现在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