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19章
下一章节: 第21章

第20章


    少帝宣她们觐见,听明了她的来意,有点发懵,“这是……太后的意思?”

    刘媪道是,“太后说了,上年招入禁中的家人子们,今年应当陆续调至陛下跟前侍奉了。往年是避讳陛下年纪尚小,怕过早御幸,伤了陛下根基。如今好了,再过几个月陛下就要大婚,床笫之间的事,也须了然在心才好,别等皇后入了禁中,手忙脚乱的,招中宫笑话。”

    少帝呆呆的,穿着燕服的少年郎,没有戴冠也没有束大带,眉眼间虽凛冽,到底还有些许青涩的模样。刘媪是自小看着他长大的,他脾性温和,今天忽然要他御幸采女,大约他心里有些怕吧!

    “陛下不必忧心,来前婢子已经嘱咐过她们,陛下只需让她们服侍即可。”刘媪笑了笑,把人往前一推道,“她们虽比陛下年长,却也都是头一遭,若有不到之处,望陛下怜惜则个。”

    少帝更惊讶了,“三个一起吗?”

    殿上人都红了脸,建业在旁听着,忍不住偷笑了一声。

    少帝横眉而视,“你笑什么?”

    帝王震怒,众人立刻敛神垂首,退到了一旁。建业没法,硬着头皮上前揖手:“回禀主公,主公的宝刀不曾开过封,过于操劳了怕不好。这三位待诏是供主公挑选的,主公可择其一。当然若喜欢,全留下也无妨。”

    那句宝刀不曾开过封,真是说得具体且形象。座上的人神思又开始恍惚了,不知丞相的宝刀开过封没有,她已经使了人去打探,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的心里大约是有过人的,一个美丽的姑娘,鲜明而深刻的存在过,自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主公……主公……”建业见她走神,压着嗓子唤她,“请主公给个示下,嬷嬷还在等着给太后回话呢。”

    扶微这才哦了声,给自己挑女御,想起来真滑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么,留下又怎么样,放着干看吗?
    “姆姆把人领回去吧,替我带话给太后,谢太后垂询。这件事我暂且没有心神,等过阵子再说也不迟。”

    刘媪却很执着,“陛下还是不要辜负了太后的一片心吧!婢子知道陛下国事缠身,然御女之事往大了说,也是国事,千万不可等闲视之。目下既然把人送来了,陛下何不都留下?那个……抽出些空儿来,办了也就办了。”

    建业在边上不住帮腔,“主公,老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么……”被少帝一个瞪视,吓得噤住了。

    磨刀磨刀,也得她有刀可磨才好啊。但话都说到这里了,把人退回去,实在怕伤了太后的心。她凝眉复打量那三个采女,看上去姿色都平平……忽然一道视线横空,带着难以描述的锋棱,利刃一样擦过去。她抿唇审视,然后抬手指向其中一名女御,“把她留下。”

    刘媪一喜,笑容都掩藏在了眼角的皱纹里,“如此婢子就向太后复命去了,婢子告退。”

    扶微垂眼茫然,女御们繁复的绕膝曲裾撩动起来,像悠悠的鱼尾。一行人很快退了出去,殿里只剩下那个家人子敛袖站着,半点没有面见君王时应有的忐忑和腼腆。

    扶微一手支住了额角,“叫什么?”

    那家人子舒展广袖伏拜下去:“妾韩嫣,叩请陛下千秋万岁,长乐未央。

    这一笑笑得人胆寒,卫士欲上前擒拿她,少帝大袖一挥,斥退了众人,然后便是眼花缭乱的一轮奇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