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15章
下一章节: 第17章

第16章


    “你说再过两天,荧惑会不会自己移位?”

    愿望还是要有的,如果真的自发挪离了心宿,那大家都安然无恙,多好!荧惑守心不外乎两种可能,她虽然一心想从他手上夺回大权,却从来没想过要罢免他。这些年来她活在他的重压下,已经适应了。如果哪天头顶上的大山搬走了,她或者真的会不习惯呢。最好的朝堂格局就是她主政,他来协作,如果他不擅权,一心一意辅佐她,大殷何愁不能昌盛。

    终归治理天下,名正方言顺。她是皇帝,江山是她的。他不过是摄政大臣,君臣平起平坐,实在坏规矩。当然如果他哪天成了她的人,容他分庭抗礼也没什么不可以,但在他真正让她放心之前,彼此间的角逐不会停,这就是她这种人谈情说爱还要留一手的可悲之处。

    天上一轮月,照得九州表里俱澄澈。荧惑和心宿争辉,即便在弦月的映衬下,也未失色半分。以这样的势头来看,三五日内想有转机,恐怕是不可能的。丞相明知不大妙,却也不好过于直白,只是迂回道:“星宿轮转,本来就是常态,月亮尚且有盈亏,何况是它。其实认真论,臣并不相信天象之说。就比如但凡皇帝坐胎,生母受孕时必然梦见日月入怀,那些都是当政者为了巩固皇权,胡编乱造的。”

    扶微咦了声,“我记得《大殷本纪》上,也有关于我的记载。说楼妃有妊,每夜见赤光照室。后临盆,异香绕皇城,三日不散……”

    丞相咳嗽了下,没好作答。这段话是他授意史官写上去的,他记得她刚出生第二天,他去了当时还是吴王的先帝府上。先帝得了个女儿,偏强颜欢笑谎称得男,让仆婢把她抱出来给阿叔相看。这一看终身难忘,刚降生的孩子,其丑不可方物。一会儿尿湿一片尿布,不臭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哪有什么异香之说!

    丞相半抬起头,怔怔盯着荧惑,“大体上是这样的……稍稍作了点修饰,基本无伤大雅。”

    什么叫无伤大雅?她追问:“都是假的?”

    丞相略顿了下,“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要紧的是主公已经即位了,皇帝稳稳当了十来年,说有异香就是有异香。”

    她很失望,“所以现在出了荧惑守心,我本来就没有帝王命。”

    丞相皱起了眉头,“臣说了,不相信天象。主公只要稳坐帝位,边疆和属国的事都由臣来解决,天下乱不了。”
    丞相道谢,行至台阶下长长揖手,扶微冷眼看了片刻,决然转身往东宫去了。

    荧惑守心的影响到底很大,连太后也惊动了。粱太后不放心,亲自赶到章德殿来,问明了情况,坐在席垫上半晌未语。

    扶微尽量开解她,“母亲放宽心吧,臣的身体一向很好,即便是星象有异,也未必克得死我。”

    太后长吁短叹:“不要仗着春秋鼎盛就大意了,楼夫人当年将你托付给我,我心里一直把你当亲生的孩子看待。我也知道星象这种东西不可尽信,但也不可不信。我看还是要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