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13章
下一章节: 第15章

第14章


    少帝是来取丞相性命的,大概所有门客都这么认为,所以她前脚一走,后脚丞相就被人围住了。

    几位得力的智囊显得忧心忡忡,“君侯,陛下此来是什么用意?牵着牛提着酒,分明就是在诏告世人,生杀大权尽在他手中,就算英雄如君侯,他也不放在眼里。”

    “看来君侯需提防了,少帝已经长成,今后只怕愈发针对君侯。这朝堂上又有张仲卿、丁百药等处处与君侯为敌,虽然宵小无需介怀,但三人成虎,市井里流传的谣言,对君侯极为不利。”

    谣言?他转过头对空空的天际牵了下唇角,“说我与少帝有染?这是我近年来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

    他话音刚落便有人接了口:“是啊,据说丞相还与我牵扯不清呢,你们看看,我和他的身形,谁在上比较合适?”

    众人愣了下,讪讪发笑,丞相大人的至交,就算满嘴胡吣,也没人敢同他计较。

    丞相拧眉看了他一眼,“回去收拾行囊吧,陛下有令,命你明日回天水驻防。”

    他在前面走得头也不回,连峥一听着了慌,匆匆追上去问:“怎么突然下令?我还没在京城待够呢。”

    什么叫突然下令?哪有外埠武将自说自话跑回京师,一待就是一月之久的?他哼了声,“让你明日动身已经是宽待的了,依我的意思,即刻把你扔出城才好!”

    连峥啧啧地一连串,“前两天还一口咬定看不上人家,这么快又向着她了?她让我走我就得走,你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我?”

    丞相最近听见这类腻歪话就浑身起栗,他也搞不清了,他在朝为官十五年,以严苛著称,从来没人敢和他这么套近乎。最近连峥回来了,他是不必说的,神憎鬼恶的失心疯。少帝呢,也像受了传染,一口一个“舍不得你”。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魇着了,为什么这个梦总不醒。好友不能伤害,少帝怎么说都是个女孩子,他除了自己备受煎熬,没有其他办法。
    连峥靠过来,他烦躁地把他推开了,“我很舍得,盼着你早点走,免得大鸿胪参奏你,连累我再为你斡旋。你晚间是不是留宿宫中?那我就不来同你道别了,免得你早起。”

    丞相知道他话里有话,那晚上的细节憋到现在没打听,真是难为他了。

    他转过身去,扯开了话题,“荧惑守心不知是真是假,我必须亲自去验证。今夜要登朱雀阙,你同我一道入宫吧。”

    连峥忙摆手,“少帝没宣我,我贸然跟着去,岂不是自寻死路?你一个人去吧,用不着害怕。无非口头上被她占点便宜,你一个男人,也不损失什么。”

    丞相怔怔的,回想她喝醉那晚,似乎已经不是口头占便宜那么简单了。无论如何,害怕这个字眼伤了他的自尊,开玩笑,有什么可怕的?他一手教导出来的孩子,不信这区区一个月就脱胎换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