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23章 据德堂上杨天王
下一章节: 第25章 天子门生

第24章 于家双杰


      

    于家海和于扑满满脸气愤地走进叶府大厅,见叶小天不在厅内,于扑满便对桃四娘道:“叶大人怎么不在?”

    桃四娘很客气地道:“我家老爷正在会客,两位大人请先坐一下。”二人无奈,只好一屁股在椅上坐了,桃四娘微微一笑,唤过丫环一旁侍候,自己便退了出去。

    于扑满愤愤地道:“珺婷那丫头离开铜仁,这是多好的机会,咱们正可趁此良机招揽旧部,倚仗叶大人之助与她抗衡,可叶大人把咱们两个调出部落,这是什么意思?”

    于家海眼珠转了转,阴沉沉地道:“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珺婷那小丫头儿,别是用她的美色给叶大人灌了迷汤吧。”

    于扑满瞪大眼睛道:“你是说……,不可能吧!那只小狐狸,向来醉心于权力,不肯甘作女子,叶大人亦有雄心,会为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所惑?他又不缺女人。”

    于家海阴阴一笑,道:“你觉得是周幽王缺女人还是唐明皇缺女人?他们结果如何?”

    于扑满瞪着眼睛道:“周幽王是谁?唐明皇又是谁?这名字起的挺霸气!”

    于家海无奈地翻了翻眼睛。这时候,苏循天和李秋池从外边走了进来,这两人气味相投,现在俨然好友了。

    一见于家海和于扑满坐在那儿,苏循天立即阴阳怪气地道:“哟!夜猫子进宅啊……”

    于扑满瞪起眼睛道:“你这说的什么屁话,老夫哪里招惹了你!”

    苏循天撇撇嘴道:“你是没招惹我,只是我看不惯你罢了。哼!自己侄女的位子都要抢,真不明白,大哥为啥还这么器重你们,像你们这等人物,自己的亲人晚辈都说反就反,怎么靠得住。”

    于扑满大怒。刚要反驳回去,李秋池阴阴一笑,道:“循天,你多虑了,东翁是什么人,那是蛊教至尊!他们敢反抗?嘿嘿,只消肚里下一只蛊……”

    于扑满一听这话陡然色变,他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一点,李秋池这么一说他才猛然想起,叶小天是什么人。那是蛊教教主啊,他会不会已经对自己下了蛊?

    蛊术被传得神乎其神,既不用水也不用酒,据说弹指之间就能令人悄无声息地中蛊,所以于扑满实在无法确定自己有没有“中招”,于家海听了也不禁疑神疑鬼起来,两兄弟对视一眼,暗生惧意。

    疑心一起,他们就觉得心里头不太舒服了。仿佛有只虫子正在里边爬,那不逊的神情也收敛了许多。

    门外一声咳嗽,叶小天走了进来,一见于家海和于扑满。便满面春风地道:“啊!两位大人到了,叶某刚刚见了一位客人,失礼失礼,咱们到小书房里坐。”

    于扑满和于家海对视一眼。乖乖站了起来,性情一向阴鹫的于家海就不用说了,就是于扑满也大为乖顺。不复之前的随意。

    眼见二人跟着叶小天乖乖进了书房,苏循天呵呵一笑,道:“这一招还真管用,他们这一下就听话多了,轻易也不敢背叛。”

    厅外廊角处,毛问智和华云飞陪着耶佬,眼见于家海和于扑满上当,毛问智憋着笑声,只是嘴巴已经咧开,大牙都露了出来。等他们进了书房,毛问智方道:“耶长老,何必吓他们呢,真给他们喂只虫子下去不就行了?”

    耶佬翻个白眼儿道:“无知!你以为蛊虫是那么好练的?再者说,虫子的寿命较之人类大多要短,蛊虫也不例外,喂进人体,若不发作,短的三五月,长的三五年,也就寿终正寝了,哪能永远控制一个人。”

    “啊?不能?我……”

    毛问智还没说完,就被华云飞用力踩住脚尖,到了嘴边的话便也咽了回去。

    华云飞道:“咳!我以前曾听冬天长老向大哥传授蛊术,说过有一种蛊毒,可以喂进人体,每年不服解药便会发作,唯有年年服用解药方可镇压蛊虫,与耶长老所言似乎与之不符啊。”

    耶佬呵呵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错,你说的这种蛊虫,有是有的,不过,那虫子最多也就活一年有余,若无蛊术师诱它发作,便会胎死腹中,于人无害。

    不过,中术者对此是不知道的,他们每年拿到的解药,其实就是新的蛊虫,不然你想,那种蛊虫要由蛊术师来引它发作尚可理解,要它在进入人体满一年后自动发作,如何做得到?

    它要么进入人体马上发作,要么由蛊术师动用某种药物在体外激发,它又没有计时之物,能够从进入人体开始计时,满一年时准时发作,这还是虫子么?”

    毛问智瞪大眼睛,“啊啊”半晌,这才明白自己每年吃下的所谓解药竟然是新的虫子,真他奶奶的……

    耶佬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口误,忙慎重提醒道:“这是本教秘密,你们万万不可对人说起。”

    华云飞忙道:“耶长老放心,我们二人自然不会对外人说的。”

    耶佬并不知道那几位长老当初给华云飞和毛问智下蛊的事儿,又知道他们和尊者有过命的交情,出了深山浸淫红尘后警惕心也有所下降,这才失言说出秘密。

    此时他也有些后悔,毕竟保持蛊教的神秘和可怕才能更好地维持蛊教的威严,幸好华云飞和毛问智不是外人,是以耶佬叮嘱了一句,也就没再多说。

    等他一走,毛问智马上道:“真是可恶啊!原来那几个老家伙,年年骗我们吃虫子……”

    “闭嘴!”

    华云飞低斥一句,飞快地向四下一扫,嘿嘿地笑了起来:“既然知道,下一次他们再送来药丸,你我不再服用便是了。这件事可万万不能说出去。”

    “大人让我们去格哚佬的山寨?”于扑满和于家海茫然地看着叶小天。

    叶小天道:“不错!我的真实身份,你们当然已经知道了。格哚佬的山寨,是我将生苗带出大山的关键一步,如果这一步走不好,我就只能退回大山,再等下次机会不知要何年何月了。所以……”

    叶小天一脸殷切地看着他们,慨然道:“所以,这份重任,我就交给你们啦。你们两位虽然只是于氏土舍,可是你们的能力勿庸质疑,于珺婷的气度格局怎么能和你们两位相比,如果于家在你们手中早就发扬光大了,还轮得到张家耀武扬威?”

    于老三于老四深以为然,频频点头。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可是,于土司现如今已经臣服于叶某,叶某也不好逼之过甚,你们两位呢,留在于氏部落中,处境也尴尬的很,不但不会被重用,还要被她提防戒备着,我担心她会对你们暗下毒手啊!”

    叶小天一副用心良苦的模样,道:“格哚佬部的战力很是不错,可是这些山里人,论起权谋智慧哪里比得了山外人。我想请你们两位去格哚佬的山寨,帮助他们尽力扩张地盘,还得巧算妙用,不能落人口实。来日叶某若能成为四大天王那样的人物,你们两位有功之臣……,哈哈哈哈……”

    于扑满和于家海面面相觑,从心眼里说,他们不愿意离开自己的部落,不过只要叶小天不支持他们铲除于珺婷,他们除了时不时搞点小动作恶心于珺婷,留在部落里也确实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了。

    另一方面,他们现在开始正视叶小天的蛊教教主身份了。之前他们注意到的是叶小天可以控制数十万山民的权力,现在则是注意到了叶小天用蛊的能力。

    自己究竟有没有被下蛊?摆在他们旁边的茶他们现在已经不敢碰了,如果叶小天真的给他们下了蛊,随时可以取他们性命,对叶小天他们自然不敢违拗。

    另一方面,叶小天为他们所描会的美好蓝图,也真的打动了他们。山外的人对山里人确实抱着一种很极端的态度,一方面他们觉得山里人悍不畏死、野蛮难缠,另一方面又觉得山里人愚昧单纯,很容易被人耍得团团转。

    如果真的去格哚佬部并且发挥大作用,来日叶小天成为天王级的土司,他们作为替叶小天打江山的急先锋,就算不能成为八大金刚级的人物,做一个小土司总可以的吧?

    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啊!

    “好!我们去!”

    于扑满是拳头,于家海才是头脑,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于家海站起来,代表他三哥发了话!

    叶小天亲自把他二人送到府门口,眼见二人上马而去,李秋池站在叶小天身后轻笑道:“这两人有野心,人又卑鄙,让他们去帮格哚佬的忙正是用得其所,东翁高明!不过,这两只老鬼会不会打格哚佬山寨的主意?”

    叶小天微笑道:“我若把你派去张家,你有本事让张家的人奉你为主么?”

    李秋池皱眉道:“土司人家都是家族统治,外人再有本事,怎么可能插得进去?除非我如东翁一般,也混个尊者当当,而且他们张家还得对蛊教深信不疑!”

    叶小天笑道:“这就是了!所以他们唯一的出路,只能是全心全意帮我打江山,离了我,他们什么都不是!”

    :关关威新号yueguanwlj,抬起你革命的小手,请关注起来!咱关注少啊,众书友们多多支持,同时求月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