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34章 一大早
下一章节: 第36章 酒色之徒

第35章 女儿心思


    夜天子无弹窗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从正月十七开始,圆月便一天天地减缺下去,开始变成月牙儿了。月有阴晴圆缺,人亦有悲欢离合,十七这天,正是夏老爹带着女儿踏上回乡路的日子。

    莹莹和叶小天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两人便越难以分开,如今有了赌约,便有了明正言顺让女儿离开的理由,而且这个赌约明显是不可能实现的,夏老爹当然想尽快把女儿带离叶小天身边。

    石头城外,杨柳依依 ” 。莹莹轻轻偎依在叶小天怀里,轻轻颤抖的肩头就像袅袅飘动的柳枝,声音更是说不出的幽伤:“小天哥,我们要在一起,还要三年那么久,好长……”

    叶小天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说是三年,其实一晃儿也就过去了。何况我们这三年也不是一直不能相见,我每升一次官,都能去看你一次,三年后咱们就做了真正夫妻,到那时候,我让你天天腻在我身上,走到哪儿都捎着。”

    “去你的,人家才不会那么没出息呢。”

    莹莹破啼为笑,声音虽然还带着哭音儿,俏美的脸蛋上已经露出羞喜的模样:“这可是你说的,每年,你必须、一定、至少要来看我两次!”

    “嗯!”

    叶小天用力点头:“我一定努力升官,每年至少升两次官,这样就能去看你了。”

    “对啊,要升官才行。”莹莹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虽然在她心中,英明神武的小天哥哥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成的,可毕竟事关事大,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可她想了半晌,虽然她老爹就挂着一个武官的身份,但她那小脑袋瓜里对官员的品级依旧毫无慨念,只好不耻下问地向叶小天请教:“小天哥。你现在是几品官啊?”

    这丫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叶小天略显羞涩地答道:“我……现在不入流。”

    莹莹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入流是几品啊?”

    叶小天含糊地道:“不入流就是没有品。”

    莹莹更迷糊了,又问:“那没有品到底是几品啊?”

    叶小天想了想,用了一个莹莹能够理解的说法:“嗯,相当于十品吧!”

    “十品?十、九、八、七……”

    莹莹数着手指头,忽然惊喜地跳了起来:“哇,十品到六品……”

    叶小天赶紧安慰她道:“是啊,从十品到六品,听起来似乎有些……”

    叶完,莹莹已经抓着他的手开心地道:“人家还以为有多难呢。原来才升**啊,嘻嘻,升**应该很容易的吧?那人家就放心了。”

    这回换成叶小天迷糊了:“十品到六品是差**吗?从九品、正九品、从八品……,好吧,就算莹莹不懂官制,只算正的,也该升四次啊,莹莹这算术……,另外。她以为升官是过家家么,很容易?有些进士出身的人在县丞的位置上都得蹲一辈子,临到致仕才安慰性地提个七品,我要升六品。而且是三年之内啊!”

    叶小天想了想,微笑起来,对莹莹柔声道:“是啊,只不过才升**而已。很容易的,也许用不了那么久,一年半载之后。咱们就能成亲了。我说三年,是为了万无一失。”

    “嗯!”

    莹莹喜孜孜地点头,马上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年半,那现在才开始准备婚事是不是太仓促了呢?到时候我该请哪些人来参加我的婚礼呢?哎呀,事情好多,我得马上开始计划一下了。”

    莹莹开心地想着,笑容越来越美丽。

    叶小天看着莹莹开心的模样,忽然觉得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他聪明地决定,就让可爱的莹莹一直无知下去吧……

    ※※※※※※※※※※※※※※※※※※※※※※※

    展凝儿牵着马缰站在离他们数丈之远的地方,用马鞭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马辔头,仿佛在游目四顾欣赏风景,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瞟着莹莹和不出的幽怨。

    展凝儿是陪莹莹来金陵寻找叶小天的,如今莹莹要走,她也就没了留下的理由,经过上元之夜的“天外飞仙”,凝儿业已心灰意冷,连她都觉得莹莹和小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哪还有勇气参与其中,可真正决心要走时,还是不免心中惘然。

    忽然,她见莹莹对叶了几句话,便袅袅娜娜地向她走来,那窄窄的小腰身款款地摆动着,落步轻盈如猫,风情柔美无限,阳光映在她吹弹得破的俏靥,仿佛明净的美玉般泛着剔透的光辉。

    展凝儿见了,不禁怦然心跳:“这才是女人啊,哪怕走几步路,都是这般风情万种,难怪那个贼胚为她动心。”

    凝儿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不丁不八,很习惯的站姿,可进可退、可横窜可纵起,身姿挺拔、英姿飒爽,比男人还像男人。凝儿忽然自卑起来,难怪人家选择莹莹,谁会想要个男人婆啊。

    莹莹走到了面前,展凝儿清咳一声,藏起了她心中的难过,微笑地道:“咱们走吧。”

    莹莹明丽的大眼睛静静地凝视着她,柔声问道:“二姐,你真要和我一起回贵州么?”

    凝儿心头一跳,没来由地有些心慌,道:“怎么?”

    莹莹轻声道:“二姐,等小天哥完成和我父亲的赌约,我们就成亲了,我成亲那天,你会不会来?”

    展凝儿心里一酸,违心地道:“会……会吧。”

    莹莹轻轻摇头,道:“二姐,你骗我。”

    展凝儿忽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意识到。但莹莹的这句话,明明让她的心乱了起来,好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下子被莹莹给挑明了,她期期艾艾地道:“我……我哪有骗过你?”

    莹莹叹了口气,道:“二姐,你当人家是瞎子么?人家虽然笨了些,可二姐就差敲锣打鼓地昭告天下。告诉别人你喜欢小天哥了,我还看不出来?”

    莹莹只一句话,凝儿窘的满面通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莹莹看着她窘得无地自容的模样,忽然张开双臂,轻轻抱住她,在她耳畔轻声道:“小天哥现在还是待罪之身,虽然人家相信他会逢凶化吉,可终究不放心。这边还要二姐你照看着。我才能安心离开。”

    展凝儿松了口气,脸儿红红地道:“你……你要我留下帮你照看他?”

    莹莹轻轻放开凝儿,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她,道:“二姐,人家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还想要我怎样?如果你喜欢装傻,那也由得你,只是……你以后可不要后悔、更不许怪我。”

    展凝儿终于确定了莹莹这番话的真正含义:她……她是同意和自己一起……,想到莹莹刚刚对叶话的一幕。凝儿再度面红耳赤,心都要跳出来了,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对他说了?”

    “我才没有!”

    莹莹忽然笑了,笑容看起来有点狡黠:“人家只是答应了二姐。他答不答应,就要靠二姐自己了!他要不喜欢你,二姐可不许怨我。如果他喜欢你,那他就对不起我。以后一定要对人家更好才行,你说是不是?”

    此时的莹莹,笑得就像一条偷了几只鸡的小狐狸一般。展凝儿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莹莹向凝儿眨了眨眼睛,又道:“人家给了你机会了,你要是不能如意,可跟我再没半点关系。等我成亲的时候,你就一定得来,不许找任何理由。”

    展凝儿期期地道:“我……”

    莹莹道:“你不但要来,还要给我做女傧相,我都想好了,女傧相就要大姐和二姐来扮。咱们三姐妹,我最小了,却能第一个出嫁,想起来就好开心。二姐,你留下,我走啦!”

    夏莹莹向展凝儿扮个鬼脸,便向大道上停着的马车走去。夏老爹如今是眼不见为净,躲得远远的,生怕看见女儿和叶小天腻在一起会忍无可忍,一旦发起彪来,会再起波折。

    展凝儿瞪着莹莹袅娜的背影,恨不得拔出剑来,一剑砍断这只小狐狸的尾巴。士可杀,不可辱,哪有这么欺负人的?伦家也是大家闺秀好不好,居然要人家使尽浑身解数去去追求他!

    咳!虽然人家本来就在这么做,可你说出来,也太不给人家留面子了。更过份的是,如果我失败,就得去参加你的婚礼,还要做你的女傧,眼看你夫妻对拜、眼看你送入洞房……

    莹莹上了车,夏老爹不禁长长松了口气,幸好风平浪静,真怕夜长梦多啊。

    夏老爹咳嗽一声,扬声吩咐道:“启程!”

    车轮辘辘,莹莹突然从窗口探出身来,双手拢成喇叭,冲着远处柳树下的叶小天高声喊起来:“小天哥,我等你来!”

    叶小天远远地向她挥手:“我……会……的……”

    夏老爹的脸又黑了,气极败坏地吼道:“上路!”

    一行人踏上了西归的道路,莹莹趴在窗口,远远地看着叶小天,向他依依不舍地摇着手,直到车子转过一片树林,再看不见他的身影,才坐回车厢,手托香腮,眼神儿飘忽着,心里头却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她没有亲姐妹,老夏家的阳气太盛,群雄之中一朵娇花,长这么大,她真正当作姐妹的就只有展凝儿和田妙雯两人。眼见凝儿为情所困,莹莹一直觉得是自己抢了人家心中所爱,谁让人家认识的更早呢。莹莹一向坦坦荡荡,这种负疚感觉可不好受。

    现在好了,这个难题从此丢给了叶小天,反正她是答应了凝儿,如果他们之间不能有什么结果,那她再度面对二姐时就能心安理得,不用一见凝儿就像做贼似的抬不起头来。

    莹莹托着香腮,目光渐渐迷离起来,她忽然想到了她和叶小天那次不成功的亲昵。其实现在的莹莹对鱼水之欢依旧没有什么概念,也不觉得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反而从心底里有一种怯意。

    可她也知道这是为人妻子必须要尽的义务,所以对叶小天总是有些歉疚,她何尝不知道叶小天每每和她单独相处时那种灼灼的目光意味着什么,可她真的好怕,所以偶尔有两人独处的机会,她也一定要心慌慌地避免这种状况。

    如果二姐能赢得小天哥的欢心,那就先让她去承受吧。莹莹想:“如果二**不死,相信我也做得来。”

    叶小天眼看那马车和骑士渐渐消失在大路尽头,不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慢慢握紧了他的拳头:“从现在起,我要努力做官、认真做官了,第一步,就是先解决候参的身份。然后……”

    叶小天慢慢看向天尽头,那是贵州葫县的方向:“徐县丞、王主簿,你们既然想让我死,那我就要你们死!不用得意太久,当我叶小天再度归来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到了!”

    当叶小天紧握双拳,仰首向天,豪气干云地把徐伯夷和王宁确定为他踏足官场后第一拨准备猎食的猎物的时候,展凝儿业已瞄准了她的猎物,她站在不远处,凝睇着叶小天的背影,就像盘旋于苍穹之上的雄鹰,盯住了一只探头探脑的小田鼠,又似藏匿于丛中的猛虎,蹑住了那头傻里傻气的狍子。

    在凝儿而言,阻碍她和叶小天更进一步的最大障碍就是莹莹,尽管她听了汤显祖的话,决心用柔情攻势打动叶小天,可那毕竟还是一种消极的策略,她是想着如能打动叶小天,让叶小天主动喜欢她,那么她就不算对不起莹莹了。

    这种心态,说是掩耳盗铃也好,说是自欺欺人也罢,在她既不舍得放弃,又不想在道义上有负莹莹的情况下,只能做出这样“鸵鸟”的选择。而今,有了莹莹的承诺,她心结已开,不必再扮苦情女,期待叶小天良心发现了。

    曾几何时,她是何等的强势!在晃县、在葫县……,直至她芳心暗属,渐渐地,在叶小天面前只能“低声下气、幽幽怨怨”,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可那家伙却还得了便宜卖乖,一直对他装疯卖傻。

    展凝儿越想越气,不禁瞪着叶小天的背影,冷冷地想:“现在,你还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么?”

    p:各位英雄,现在起点正在做活动,一百起点币就能得一张月票,且又值双倍,很难得啊。方法是这样,首先你得是安卓手机,然后下载起点读书app(如果早就下载了,点一下更新,如有更新提示,一定要先更新),接着用起点帐号登录,点我的帐户,再点我的任务,里边随便做几个小任务后,就有一个是打赏一百起点币即头月票的任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