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11章 再度决裂
下一章节: 第13章 女讼师

第12章 意外事件


    夜天子无弹窗

    鸡啼三遍,叶小天在“喔喔”的鸡啼声中醒来,他穿好衣服推门来到院中,就见冬天那老家伙早就在院子里打拳了,慢腾腾的左推一把,右攘一把,悠然自得。

    叶小天抬头看了看天色,天上布满了灰白色的云彩,早晨的阳光被完全遮蔽起来,看起来今天应该会有一场小雨。近来的旱情已经有所缓解,但这时再来一场雨倒也不是坏事。

    叶小天活动了一下,家里人便也相继起床了 ”壹章节更新最快 。一家人都懒得做早餐,便跑去一家口味还不错的小吃店,那小店一共就三张桌子,被他们一家人占了两张。

    大亨和毛问智都是大肚汉,一家人吃罢早餐,丢下满桌的杯盘狼籍,叶小天牵着遥遥的小手,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往回走。

    福娃儿和大个子那两个吃货实在是太能吃了,而且大个子那种庞然大物整天蹲在蜗居里也实在委屈了它,所以当新宅有了雏形以后,叶小天就把它们两个送上了山,它们不在家里,倒不必为它们的一日三餐发愁了。

    大亨的杂货铺还开着,车马行也有很多事做,只是杂货铺不到日上三竿是不用开门的,车马行那边他一般是下午去一趟,所以也跟着叶小天回家。一行人刚到家门口,太阳妹妹就带着两个魁梧的生苗勇士登门了。

    太阳妹妹穿着一袭腊洁净新鲜的蜡染布衣百褶罗裙,颈上戴了一只硕大闪亮的苗银项圈,耳朵上挂着拳头大的细银耳环,清爽俏丽,透着一种野性之美,很显然……她特意打扮过。

    叶小天注意地看了她一眼,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马上害羞地垂下去,好似忘不见底的潭水上笼起了一层薄雾:“大……大哥……”一见叶小天。太阳妹妹便结巴起来,脸蛋儿也有些红。

    叶小天无奈地道:“得,叫小天哥吧,这样更习惯些。云飞出发了?”

    “嗯!”

    太阳妹妹莫名地欢喜起来,喜孜孜地点头,道:“我给他挑选了二百八十人,事先没敢说是尊……是大……是小天哥你的意思,要不然大家打破了头都要去,反而不好办。反正他们之中谁身手好,我基本都清楚。”

    叶小天欣然道:“这就好。一进山。他们这些人就是蛟龙入海,如果连他们都摸不清一条龙的巢穴,我相信就没有谁有这个本事了。”

    “嗯!”

    太阳妹妹点头,笑容可掬地道:“小天哥,我来,一是告诉你这件事。再就是,我……我想离开一趟。”

    叶小天一怔,忙道:“哦?山里有事?”

    太阳妹妹微羞道:“没……没什么事,就是想回去看看师傅。她老人家年纪大了……”

    叶小天道:“哦,格彩佬长老是吧?的确……,行,你去吧。反正盖房子的事有那些匠人师傅指点,你带来的人也都规矩。”

    “嗯!人家……人家一定快去快回。”

    太阳妹妹依旧是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向叶小天鞠了个躬,道:“那……小天哥。我走啦!”不等叶话,她便领着两个生苗勇士走开了,裙下一双泛着健康小麦色的纤秀小腿像小鹿般轻盈地迈动着。

    叶小天纳闷儿地看着她的背影。自语道:“干嘛这么开心,难道是回山找婆家?”他却不知,就因为他那一句“叫小天哥”,人家姑娘觉得关系一下子又近了一大截,所以就开心起来。

    叶小天随口开了句玩笑,可没发现太阳妹妹真有什么不对,反正这丫头一向风风火火的。叶小天想起华云飞已经带人入山,心情顿时大好,转而又想起了昨天救回来的那位田姑娘。

    昨天他还没来得及向田姑娘询问遇劫的经过,林员外那些伙计当时一直依照道上规矩抱头蹲下,直到绿林大盗们杀光那些护卫劫了东西逃走,所知实在有限。田姑娘被追杀了许久,或许可以知道多些情况。想到这里,叶小天便转头道:“老毛……嗯?人呢?”

    毛问智从院门后边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四下看看,问道:“那个凶女人走啦?”

    叶小天哑然失笑,道:“你干嘛这么怕她?放心吧,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太阳妹妹不可能再给你下蛊的。”

    毛问智从门后走出来,讪讪地道:“我是一见她心里就毛毛的,好象肚里有虫在爬呀爬的,还是离她远些才好。”

    叶小天摇摇头道:“我去王主簿府上拜访一下,一会儿大亨要去杂货铺,冬老先生又忙着研究蛊术,你多照看下遥遥。”

    遥遥不服气地道:“小天哥哥,人家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人看着。”

    叶小天摸摸她的头,笑道:“是,你不用看着,那你就帮小天哥哥看着你老毛叔叔,他这人不着调的。”

    遥遥笑逐颜开地道:“行!小天哥你放心,我一定把他看得好好的。”

    毛问智:“……”

    叶小天离开不久,一个年青妇人来到这条小巷,向巷中的一位老人打听了一下,便怯生生地走向叶小天的住处,轻轻叩了叩门。

    这小妇人敲门的声音太小,连敲了好几遍,毛问智才听到声音,赶来拉开门,见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妇人,上着青下穿白,一身襦裙,模样儿蛮水灵,像一棵刚用井水濯洗过的小白菜。

    毛问智便缓和了颜色,问道:“你找谁?”

    虽说毛问智刻意放轻了声音,可他高大的个子、粗重的眉毛,看着很凶悍的模样,还是吓得那妇人退了一下,局促地小声道:“请……请问,这里是叶典史的家么?”

    毛问智道:“哦!是啊!你找我大哥?他不在家。”

    那**一听,顿时现出焦灼之色,紧张地道:“什么?叶典史不在家?奴家……奴家刚去了县衙过来,奴家有急事……”这着,便泫然欲滴,眼珠在眼眶里打起了转转。

    毛问智看着模样很凶悍,却是个见不得女人掉眼泪的主儿,一瞧她这模样登时慌了手脚:“别别别。你别哭啊,你说你站这儿一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你有事说事……”

    那小妇人抽抽答答地道:“奴家出来一趟不易,家里人看得紧,今天若是见不到叶大人,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毛问智额头汗都下来了:“行了,你别哭哇。我大哥去王主簿家了,你去那儿找,准保能找着。你站这儿哭不是更误事么。要不……我陪你去?”

    ……

    王主簿府上,听说叶小天来了,王主簿亲自迎出来,接了他往府里走。

    叶小天道:“令甥女可还好么?”

    王主簿道:“好好好,多亏叶大人相救,我那外甥女儿昨日受了些惊吓,不过如今已经好多了。”

    叶小天道:“那就好。令甥女儿是大户人家出身吧?我看她出行的派头可是不小。”

    王主簿道:“是啊,我那妻妹嫁的是一位参议,不过已经致仕了。哦。这边请。”

    两人说着,便拐进一个小花园,园中丛丛菊花怒绽,淡香幽幽扑鼻。花丛中有一座五角小亭,田妙雯见他们走过来,便从亭中姗姗迎出,向叶小天盈盈地福了一礼。娇声沥沥地道:“见过叶大人!”

    叶小天一见到她,肋下又隐隐作痛起来,今早起来时他仔细看过了。肋下乌青一片,这个丫头下手真是毫不留情。田妙雯见到他,臀后也是隐隐有些酥痒,那儿肉厚,饶是叶小天捏得不遗余力,倒也不至于太过痛楚,只是……

    她那细皮嫩肉儿,被叶小天这一顿蹂躏,直到后半夜时两瓣臀肉还麻酥酥的,清晨起来沐浴一番,本来神清气爽已经好多了,此时一见叶小天,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那臀瓣被人像面团儿似的揉来揉去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

    田妙雯想起昨日被叶小天非礼的一幕,心中愈加恼怒,可面上却不动声色,丝毫看不出两人昨日竟有那样一番交锋。

    叶小天见了她浑若无事的模样倒是有些意外,他本以为两人见了面,这妮子会趁王主簿不注意狠狠瞪他一眼,亦或悄声说上两句狠话,谁知她却似完全遗忘了昨日的经历。

    叶小天不由暗想:“这丫头,城府不浅呐……”

    三人于亭中落坐,两名丫环奉上三杯香茗和一些干鲜果饯,闲话叙了几句,叶小天便转到了正题。田妙雯对她所知的一切倒是没有丝毫隐瞒,因为她知道的本就不多,全说给叶小天知道也没什么,但是关于她自己的揣测,却一句也没有讲。

    一则,以她此刻的身份,就不该有这种推断。再者,如果此事真是播州杨家所策划,那么杨家必然已经做好了向田家发动全面攻击的准备,至少是有了应对狙杀失败、田家反扑的准备。这种情况下,她佯作没有发现杨家的阴谋,隐忍不发暗中防备,才能抢回一些主动。所以这件事她是绝不会透露与别人知道的。

    叶小天从田妙雯那里没有打听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他本来就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来,因此倒也并不失望,他真正的希望正寄托在华云飞和华云飞所率领的那二百八十名生苗勇士身上。

    叶小天与王主簿又闲聊几句,便即起身告辞,他是救回田妙雯的大恩人,王主簿舅甥俩一直把他殷勤地走出府门,叶小天迈过门槛,回身拱起手来,向王主簿笑道:“主簿大人请留步、田小姐请留步,叶某告辞!”

    王主簿朗声一笑,也拱起手来:“叶典史,那老夫就不远送啦!”

    王主簿话音刚落,门旁高墙下突然闪出一个样貌柔弱的小妇人来,一头扑倒在叶小天脚下,抱住他的大腿,嚎啕大哭道:“叶典史,你让奴家找得好苦哇……”

    叶小天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

    田妙雯顿现鄙夷之色:“这个好色无厌之徒,不知哪儿勾搭的无耻妇人,都追到这儿来了!”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