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下旬求月票!
下一章节: 第88章 暗战

第87章 千年


    “当当当当当……”

    神殿上空响起了急促的钟声,叶小天被人带出神殿,站在高柱石阶下,看着一队队的武士迅速跑来,把整座神殿团团围起,这么多的人,真不知道他们平时都待在什么地方。

    叶小天回头望去,湖水对面正有一艘艘竹筏穿破迷雾,像离弦的箭一般疾驶而来,那是格哚佬、安南天、展凝儿等人和村中勇士。远处山峦上也有一排人影飞奔跳跃着,那是杨应龙及其手下。

    叶小天深深地吸了口气,摸了摸袖中秘藏的玉牌,指尖触处有些涩意,那是因为他的手掌不知不觉间便沁出了汗水。

    格跺佬、展凝儿、安南天等人健步如飞地跑上石阶,一见叶小天呆呆地站在那儿,格哚佬马上问道:“出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

    叶小天回头见是他们赶来,便道:“尊者突发疾病,怕是不行了。”

    格哚佬脸色一变,道:“什么?快去看看尊者!”当先便向神殿跑去,安南天和展凝儿对视了一眼,也马上跟了上去。叶小天本来向展凝儿悄悄使了个眼色,可惜展凝儿此时的注意力全在神殿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叶小天无奈,只好也跟了上去。

    “站住!不许靠前!”

    神殿武士一见众人靠近,立即兵戈相向,格哚佬怒道:“你们看清楚,是我!宝翁,你个臭小子,你还是我部落里的人呢。居然也敢拿刀对着我,我可是你的部落首领,我要见尊者!”

    一个武士统领模样的人沉着脸道:“尊者有令,任何人都不见。你们候在外面,如果尊者想见谁,我们会为尊者传禀的。”

    “你……”

    格哚佬跺了跺脚,气得额头青筋都绷了起来,可他也知道,这些武士只忠心于神殿、忠心于尊者。别看这其中不少武士选拔自他的部落,可是自从他们成为神殿武士,便不是自己所能调度的了。

    格哚佬无奈只能站在神殿外候着,这时展凝儿忽然觉得有人挠她手背。展凝儿一扭头,就见叶小天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身边,目不斜视地看着神殿。手却轻轻悠荡着,好象不经意地碰触她的手背。

    展凝儿大怒:“这个混帐,胆子越来越大了,我的油也敢揩,而且……在这个时候……”

    展凝儿的眉头刚刚挑起,叶小天忽然咳嗽了一声。用手掩住口,低声道:“接着!”

    展凝儿一呆:“接?接什么?”

    随即她就发觉手心碰到了什么东西。展凝儿心中一动,立即不动声色地接过来,笼在袖中用指肚轻轻一摸,似乎是一块牌子。

    展凝儿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叶小天,这时格哚佬已经安静下来,整个现场一片肃静,叶小天为了怕引起别人注意。已经不能说话了。

    又过一阵儿,杨应龙领着人从远处疾奔而来。走到近处时,杨应龙才恢复了从容的步伐,但是看到他红润的脸色,叶小天就知道这位杨天王一路也是飞奔不止。

    杨应龙急急赶到现场,一见格哚佬等人都肃立在神殿前,焦急的心情这才放松了些,他走上前来,问道:“神殿鸣钟急促,可是尊者出了事情?”

    那个侍卫统领欠身道:“杨土司,尊者突发重疾,现在已经苏醒。”

    杨应龙变色道:“尊者早早传下神谕,说是大限将至。如今突然重疾,想必是大日子到了,我等应该去探望尊者,听候尊者降下神谕才是。”

    那侍卫统领道:“尊者苏醒后已经降谕,所有人候在神殿外面,不得谕命,任何人不得擅入。”

    “什么?”

    杨应龙抬头看了眼高高耸立的神殿,脸色急急变幻一阵,大声道:“传承是关乎兴亡的大事,尊者怎么会对我们拒而不见,莫非你想软禁尊者,图谋不轨?”

    那侍卫统领脸色一变,道:“杨土司,我等是奉尊者之命行事!”

    杨应龙冷笑道:“等我见到尊者,才知你所言是真是假。如果尊者现在真的不想见任何人,只要尊者亲自下令,杨某自会退出神殿恭候。”

    杨应龙说着便大步走向前去,那侍卫统领立即上前拦住,杨应龙大怒,一掌掴在他的脸上,厉喝道:“你敢拦我?来人,给我往里冲,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那侍卫统领拔刀喝道:“杨土司,你不要逼我!”

    两下里正要兵戎相见,神殿里突然一声高喝:“住手!”就见格格沃领着几个黑袍人急急走了出来,对那侍卫统领道:“宝翁,在你面前的是杨土司,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对土司大人动刀动枪!”

    名叫宝翁的侍卫统领退到一边,欠身道:“格格沃长老,尊者有命……”

    格格沃把手一挥,道:“尊者有命,那也要分对谁。杨土司身份尊贵,就算让他进去,尊者也不会怪罪你的。如果尊者现在真的不想见任何人,我再陪杨土司出来便是。”

    宝翁迟疑道:“这……”

    格格沃把眼一瞪,阴恻恻地道:“怎么?难道你对本长老也敢动刀?”

    宝翁无奈,只得又退两步,欠身道:“属下不敢!”

    格格沃冷哼一声,转身对杨应龙道:“杨土司,请!”

    杨应龙大步向前,带着七八个侍卫,叶小天趁着杨应龙和神殿侍卫发生冲突的机会,已经对展凝儿悄悄交待了一句:“这是尊者的令牌,要你赶去旯窠寨,把令牌交给格峁佬,召他回来!”

    展凝儿一听,立即意识到尊者选定了格峁佬作为继承人,不由大喜。这正是她外公和父亲最属意的人选。展凝儿握紧了令牌,对叶小天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杨应龙走出几步,突然一回头,对留在外面的部下们吩咐道:“四下布防,不许任何人离开!”

    杨应龙的部下都是军人,立即轰喏一时,持矛散开,于神殿武士守卫的圣殿外围又布了一层防范。格哚佬冷笑道:“谁要走啦?你能见尊者,我也能!跟我走!”格哚佬挥了挥手。立即率领七八名贴身侍卫向神殿中闯去。

    宝翁很无奈,虽然他是侍卫统领,虽然他对尊者敬如神明,可是眼前这几个人身份地位都不一般,平时他们都不敢有什么冒犯的举动,如今一听尊者病危。他们马上跋扈起来,他这个侍卫统领却无技可施,总不能真的对格格沃长老、格哚佬首领以及杨土司等人动手吧。

    格哚佬一走,安南天马上也跟了上去,展凝儿见杨应龙的人于外围布防,一时走不掉。便也快步跟了上去,叶小天良想知道尊者情况如何。又岂会一个人留在外面。

    他们闯进神殿,便往里边走去,叶小天已经来过多次,但是除了第一次是在大殿见到尊者,其他几次都是在殿顶花园,这还是头一回深入神殿内部,这座石制的巨大殿堂恢宏壮观。里边也不知有多少条通道、多少间间房子。

    叶小天随着他们一层层登上去,直到第九层。才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拱形大厅,厅中金碧辉煌,灯烛如昼,大厅的尽头有一扇巨大的金色大门,而其上又有一道围拦,那是二楼的平台,平台两侧都有楼梯,平台正中还有一扇门,比楼下的大门要小了许多,却更加精美奢华。

    他们一路上来,很少看到有人,直到这一层,才发现那些神妃全都在这里,她们跪在柔软的地毯上,正向那一上一下一小一大两扇金门的方向顶礼膜拜。

    杨应龙傲然走过去,立即就有一名神妃站起,伸出玉臂拦住了他的去路:“杨土司,尊者现在谁也不见!”

    杨应龙蛮横地伸出手中连鞘的刀,将那名神妃的手臂格开,冷冷地道:“除非尊者亲自下令,否则谁能拦我!”

    杨应龙把手一挥,喝道:“去,禀报尊者,就说杨应龙求见!”

    那些神妃都站起来怒视着杨应龙,她们当然不会替杨应龙传报,却有一名杨应龙的手下恭声答应一声,大步向前走去。那些神妃冷冷地看着,却也无人上前阻拦。

    大厅中一片寂静,匆匆赶到的格哚佬见杨应龙如此大胆,不由大为忿怒,但他还来不及诘难,就听大厅中传出一阵惊呼声,那些惊呼声正是来自杨应龙的部下。

    他们都在盯着那扇大门,看着前去通禀的同伴,就见那个同伴越走步伐越慢,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奇迹般地变长、变白,站在侧面的人甚至可以看见他的脸迅速苍老、褶皱。

    那个人一步步往前走着,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正发生奇异的变化,听到众人的惊呼声时,他才回过身来,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大家一眼,一看到他此时的样子,众人不由大骇,马上退了几步。

    叶小天陡然看见他此时那副鬼样子,也不由头皮发麻,身上一阵阵发寒,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见那人眼窝深陷,满脸皱纹,飞速生长又飞速变白的头发正在脱落,浑身的血肉好象被什么东西一下子吸光了似的,满是皱纹的皮肤紧紧贴在骨头上,就像一个活生生的骷髅。

    那人看到大家露出惊恐的神色,有些疑惑地张了张嘴,但他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嘴巴刚张开,口中的牙齿就开始一颗颗脱落,这时他才发觉不对,但他整个身子也开始向地上萎顿……

    大厅中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他身上。眼看着他渐渐塌作一顿,皮肉全无,变成森森白骨,随即那白骨也化成了飞灰,地上只剩下一套衣服。

    杨应龙声音打颤,骇然问道:“这是什么?”

    方才说话的那个神妃冷冷地答道:“‘千年!’”

    杨应龙的目芒倏地一缩:“蛊神阵?”

    神妃冷冷地点了点头:“不错!你有千年寿,那便走进去!”

    千年寿,谁能活上一千年?

    杨应龙望着近在咫尺的那扇门,再也说不出话来。

    p:周一,诚求推荐票!

    p:周一,诚求推荐票!

    p:周一,诚求推荐票!

    p:周一,诚求推荐票!

    p:周一,诚求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p:周一,诚求推荐票!

    p:周一,诚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