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78章 谈蛊变色
下一章节: 第80章 **裸的挖墙角

第79章 杨天王


    叶小天本以为展凝儿口中那个口蜜腹剑的小人必定生得獐头鼠目,却不料从林中走出来的居然是一个成熟、英俊、潇洒、极富魅力的中年男人,身材颀长,面如冠玉,目似朗星,温文尔雅,那是最令少女为之心动的一种男性魅力。

    同一个这样的成熟的充满了男性魅力的男人站在一起,像叶小天这样年纪轻轻、相貌清秀的青年,就像站在太阳旁边的一颗星辰,立即就被夺走了所有的光辉。

    尽管如此,偏偏令你生不起半点抗拒反感之意,你会觉得像他这样的人,本就应该一出现就攫取所有人的光彩。只不过,展凝儿貌似不是正常的女人,见了这样令少女们一见便会为之倾心疯狂的美男子,她不但没有一点着迷的样子,反而露出了明显的敌意与厌恶。

    那个美男子施施然地向他们走过来,步履非常从容,叶小天注意到,他只穿了一袭玉色轻衫,衫角领口的花纹淡到不细看就看不出来,可就是这样一身素色衣衫,穿在他的身上,却让他整个人却焕发出一种美玉般的润泽光采。

    他的衣衫一尘不染,发髻梳得一丝不乱,脚下那双靴子,就连白色的靴缘都没有染上一丝灰尘,常有人把皎洁纯净,美丽绝伦的女子比喻为玉人儿,这个已过中年的男子,竟也能够给人这样一种感觉。

    展凝儿扬起下巴,冷笑道:“看吧,我就说你藏头露尾,你这毛病还真是一点没改,既然说要格格沃长老替你传信。你自己偏偏还要跟来,躲在一旁鬼鬼祟祟的。”

    中年美男子哈哈一笑,道:“展姑娘,你误会了。杨某托格格沃长老捎信儿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你朋友。及至得悉此事,杨某为了表示对展姑娘的敬重,这不就亲自赶来了么?”

    叶小天看着这个很具魅力的中年人,心道:“他就是贵州四大天王中的杨天王?却不知这位杨大土司叫什么,对京城那些官儿,我门儿清。对贵州这边的土皇帝们实是不大了解。”

    那号称杨天王的中年男子笑吟吟地对格格沃道:“有劳格格沃长老了。”

    格格沃拱手还礼道:“土司大人客气了,既然土司大人亲自来了,那么我就告辞了。”

    格格沃向那中年男子点点头,举步向村中走去。中年男子转向叶小天,道:“叶兄弟,你不要误会。杨某对你没有丝毫恶意。只是尊者他老人家近几年来都不大见外人了,就连身边八大长老,他肯接见的机会都不多。

    杨某自从到了蛊神殿,也只蒙他老人家接见过一回,却不想小兄弟你竟能受到尊者青睐。杨某动了好奇之心,又因深山枯躁,无所事事。这才邀你一见,听说你还是展姑娘的朋友,那好极了,展姑娘,不如就由杨某作东,邀你二人饮宴,可好?”

    展凝儿**地道:“你让我去我就去,那我多没面子,你那地方,本姑娘不想去。”

    杨天王不以为忤。微笑道:“好,那我给足你面子,我们就在这里吧。”

    杨天王往山坡上一指,道:“幕天席地,面临大湖。听涛饮酒,不亦快哉。”

    展凝儿皱了皱眉,道:“我出来时不曾说与表兄,若是回去晚了恐表兄着急……”

    叶小天察颜观色,心中暗想:“别看展姑娘对他的样子看起来凶巴巴的,恐怕只是占了女儿家身份的便宜,知道使使小性子也不会真的得罪了他。但是真要拂却此人颜面的时候,她还是顾忌很深的。

    安家不是安宋田杨四大家中的土司王么?排名第一的土世司家。她外公是土司王,又何须忌惮他人?看起来,这排名是一回事儿,实力却是另一回事了,这个杨大土司虽然在四大天王中排名居末,论实力却未必如此。至少那田家既然在开国时候就被太祖皇帝阴了一把,接着又被成祖皇帝揍了一顿,元气至今就没恢复过来,田家排名第三的这把金交椅,可能早就坐不稳了。”

    叶小天对贵州的土司老爷们不太了解,正常来说,以他的身份,就算定居贵州,和这些大人物们也是八辈子都不可能有半分交集,也没有必要打听他们,田家的经历,还是他到了铜仁之后才渐渐了解到的。

    但是叶小天此时察颜观色,所做出的推测竟是**不离十。安宋田杨四大家中,排名居末的杨家,实力此时已经隐隐然然跃居首位,成为真正的土司王了。只是依据家族传承之悠久和实力排序叫惯了的安宋田杨四大家,大家一直就这么叫了下来,这又不是华山论剑,时不时还要重新排排名。

    杨天王颔首笑道:“呵呵,安南天么?好,那么就请展姑娘先去知会令兄一声吧,如果令兄有暇,不妨请他同来。杨某先去准备,三柱香的时间之后,杨某在山上恭候大驾。”

    杨天王说完,便向两人拱拱手,微笑着离去。

    叶小天道:“这人是谁啊,看起来很威风的样子。”

    展凝儿道:“他是播州土司,叫杨应龙。唐末时候,他的先祖杨端打败了南诏,割据播州,从此不管江山如何变幻,杨家都占据播州,世袭罔替,到如今已有六百多年了。杨应龙是隆庆五年继承他爹职位的,在位仅九年,杨家便势力大涨,此人很是了得。”

    叶小天赞同地道:“我看也是,杨应龙,人中之龙啊!此人有权、有财、有貌,不过凝儿姑娘你好象很讨厌他啊?”

    展凝儿凶巴巴地瞪向他道:“怎么,我不能讨厌他吗?”

    叶小天赶紧道:“可以,当然可以,只是……我看这位杨天王实在挑不出一点叫人讨厌的地方呢。”

    展凝儿冷笑道:“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那不足为人道的嗜好。”

    叶小天道:“此人有何嗜好?”

    展凝儿鄙夷地道:“此人……此人性喜渔色……”

    叶小天道:“哦……,男人不色,何来男人本色?不色,是没有能力色。这位杨天王位高权重,称霸一方,再加上一副风流倜傥的好相貌,喜欢女色,也无可厚非啊。”

    展凝儿脸蛋儿微微有些晕红,似乎有些忸怩:“你不懂!他……他要只是好色原也没有什么,只是此人性好人.妻。而且色胆包天,但凡他看中的妇人,不管什么身份,他都要想方设法弄到手,真是……真是无耻……”

    叶小天道:“原来和曹操一个毛病啊。”

    展凝儿道:“嗯!就是跟白脸曹操一个德性!”

    叶小天道:“啊……啊……”

    展凝儿瞪眼道:“你啊什么?一副心向往之的臭德性,你很羡慕是不是?”

    叶小天无辜地道:“我哪有,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放着黄花大闺女不要,偏偏喜欢人.妻,唉,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大概是对越容易得到的就越没兴趣,比如你表哥……”

    展凝儿“啪”地一拍刀柄,叶小天立即收声,小声嘀咕道:“我又没说假话,凶什么凶?”

    展凝儿拔出刀子一指叶小天,娇叱道:“我有凶过你吗?”

    叶小天:”……“

    这时,早已走到二人身边,却因为二人一直在斗嘴,以致被他们完全无视了的毛问智咳嗽一声,彬彬有礼地道:“请问两位,俺可以插一句吗?”

    叶小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一向咋咋唬唬的,什么时候变这么乖了?”

    毛问智苦着脸道:“不乖不行,苗女凶猛啊!”

    展凝儿:“……”

    叶小天心道,这货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丫头要是一发彪,倒霉的十有**还是我,于是赶紧岔开话题道:“你要说什么?”

    毛问智这才想起正事,一拍后脑勺道:“你们快看山上。”

    叶小天和展凝儿扭头向山上望去,不知何时,那里突然出现了许多身着锦衣的豪奴,一片杂草丛生,中间零落地生长着几棵小树,那些豪奴抽出锋利的佩刀一通劈砍,片刻功夫就将小树伐去,绿草平齐,弄得仿佛一块鲜绿的地毯。

    随后又有十六名"chiluo"着肌肉虬结上身的力士扛来一捆捆从西域重金买来的豪华精美的驼毛地毯,将它们平铺在绿草地上,接着又有人在地毯四周插下铁头的立竿,开始架设天窗花架,又把一匹匹锦绸花缎绕着那立竿围成幔墙。

    幔墙刚一围好,就有许多鲜衣豪奴出现,捧着各式坐具、卧具、长几、矮凳,以及金银各式器皿,一一走进围幔当中去,又有许多彩衣妙龄少女,或抱琵琶,或持长箫,轻盈地自林中走来,仿佛一群美丽的仙子。

    那个地方正是杨应龙方才信手一指说要宴请二人的所在。那里本来杂草丛生,可是就只这片刻功夫,这片平平无奇的荒草地就变成了一座行宫,豪奴竭诚侍奉,丽人赏心悦目,丝竹之声隐隐,酌金馔玉,富丽堂皇。

    这杨应龙的信手一指,竟然有点石成金的神效,叶小天不由惊叹道:“大丈夫当如是也!”

    展凝儿乜着叶小天道:“彼可取而代之。”

    叶小天惊喜地道:“我行么?”

    展凝儿飞起一脚,没好气地道:“行个屁!你以为你是项羽啊!”

    :各路英雄,有票快快投,月票推荐票,不投俺可要下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