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一百七十三章 破防,乱披风之威
下一章节: 第一百七十五章 鬼影迷踪斗纯敏

第一百七十四章 御之一族入唐门


    牛皋没好气的看了泰坦一眼,“行了,你也别勾引我了。;  这件事我还要仔细考虑考虑。  说起来,你们这东西对我的吸引力虽然有,但还不是那么强。  毕竟,我们凭借防御力还能自保。  不过,对于敏之一族来说,这东西可是有用的很啊!”

    “哦?”牛皋的话像是刻意点醒了唐三,唐三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敏之一族的主要能力就在速度上,他们的速度优势毋庸置疑。  但同样的,因为单属性缘故,速度虽然有了,可是其他方面确实弱了许多。  有了速度,可以用闪避代替防御,但攻击呢?速度虽然和力量成正比,但对攻第一百七十四章 御之一族入唐门击的增幅却终究是有限的。

    如果敏之一族的速度配上暗器的攻击力,那么,无疑会令他们整体实力大幅度上升。  而且,在整个单属四宗族之中,也就是敏之一族混的最不如意。  牛皋的意思似乎是,自己与其拉拢他们御之一族,到不如在敏之一族身上打打主意。

    正在唐三琢磨着牛皋话语中深意的时候,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一名御之一族的族人,快步来到牛皋身旁,伏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听了他的话,牛皋脸色不禁变了变,“他们来干什么?老猩猩,象甲宗的人来了。  ”

    泰坦眉头微皱,“来的是象甲宗哪个?”

    牛皋站起身,道:“天象呼延震亲至。  我总要给他几分面子。  ”

    泰坦道:“那好。  我陪你出去看看。  ”两人都起身了,小辈们自然跟在后面。  唐三也并没有自恃身份,和泰隆、马红俊走在一起,跟随着两名族长迎了出去。

    刚一院子,众人的目光立刻就被那五尊庞大地身体吸引了目光,为第一百七十四章 御之一族入唐门首一人,年约七旬往上。  身高用目测估计,起码在两米五以上。  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肉山似的。  皮肤黝黑,一双大眼睛宛如铜铃。  黝黑的皮肤上似乎浮现着一层特殊的光芒。  正是象甲宗宗主,天象呼延震。

    跟随在呼延震背后的四个人看上去年纪也都在六旬开外,身材只比呼延震略微逊色,一个个精华内敛,五个人站在那里,就像五座大山一般。  威势赫赫。

    呼延震和牛皋显然是早就认识。  一看牛皋带着众人走了出来,顿时哈哈一笑,大步迎上,“牛大哥,我们有些日子不见了。  怎么样,最近还好么?”

    牛皋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微微还礼,“托福,身体还算硬朗。  不知道天象驾临。  有何贵干?”

    呼延震哈哈一笑,道:“牛大哥,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难道你不请兄弟进去坐坐再谈么?哦,这位老哥身板如此健壮,不知道是哪位?”他地目光落在泰坦身上。

    牛皋淡然道:“这是我大哥泰坦。  我们到会客厅去谈吧。  ”

    呼延震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原来是力之一族的老大,泰坦老哥。  正好正好,省地我再去天斗城跑一趟了。  ”

    唐三冷眼旁观,他心中对天象呼延震此次的来意多少有了些推测。

    进入会客厅,众人分宾主落座,唐三很自然的站在泰坦身后,并没有再坐下,当着象甲宗的人,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因此,能够在这会客厅坐下的。  也就只有两位族长和那位天象了。

    牛皋命人上茶。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向天象呼延震问道:“呼延老弟。  有话就直说吧。  大家都是痛快人。  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好,痛快。  ”呼延震也不多客套,虽然泰坦的出现多少有些破坏了他此行地计划,但却还不能阻止他完成此行的目的。

    “两位老哥应该都听说了吧。  蓝电霸王龙家族被毁,七宝琉璃宗重创。  七大宗门曾经的上三宗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  而当今武魂殿教皇陛下已经颁布法旨,一年后举行七大宗门重选大会。  ”

    牛皋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小小的御之一族,自然没实力去争夺这些。  ”

    天象呼延震呵呵一笑,道:“不瞒老哥,小弟却是对这次重选大会有些想法。  这次说什么,也要夺他一个上三宗的位置。  所以,这才登门拜访,希望能得到大哥的支持啊!如果我们象甲宗能与您这御之一族联手,在武魂界,还有谁的防御能与我们抗衡。  至少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届时,武魂殿那里,我们地地位也自然会水涨船高,成为一方霸主不成问题。  只要大哥同意,象甲宗副宗主的位置就是您的。  小弟与您平起平坐,您看如何?”

    越听着呼延震的话,牛皋的脸色就变得越阴沉,听上去他说的冠冕堂皇地,可言下之意,却是要吞并自己的御之一族。  这已经是触犯到了牛皋的底线。

    “呼延老弟,难道你忘了,当初是谁**迫的我们如同丧家之犬?令我们险些无法立足?”

    呼延震道:“牛大哥,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难道您还看不清武魂殿的实力么?当今天下,还有谁能与武魂殿抗衡?以您的实力加上御之一族的特点,只要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御之一族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您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只要小弟能满足地了,必不推辞,就算我满足不了,还有武魂殿呢。  ”

    牛皋地脾气终于压制不住了,猛的在桌子上一拍,站起身,怒道:“呼延震,你什么时候成了武魂殿这么忠心地走狗了?你愿意怎么给武魂殿舔**,那是你的事。  别把老子拉进去。  我们御之一族一点兴趣也没有。  ”

    牛皋地爆发先是另呼延震一愣,紧接着他的脸色也变了。  怎么说他也是七大宗门宗主之一,被牛皋如此呵斥,面子哪里还挂得住。  同样站起身,眼中威棱光芒连闪,“牛皋,我尊你一声大哥。  是给你面子。  难道七宝琉璃宗和蓝电霸王龙家族的下场你没看到?你自认为你这御之一族比他们还要强么?”

    牛皋寒声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当年虽然昊天宗对不起我们单属四宗族。  但我们不论怎么说也是依托于昊天宗发展起来的。  我们与之脱离,却也不可能与武魂殿合作。  我牛皋才不会去做武魂殿的走狗。  有本事,你就来灭了我。  不要在我面前放屁了。  ”

    呼延震面沉如水,一双大眼中凶光烁烁,“这么说,你是给脸不要脸了?”

    牛皋冷哼一声,全身气势大盛。  同样是魂斗罗,虽然他实力逊色于呼延震,但论防御力,他甚至还要在拥有钻石猛犸武魂的呼延震之上,只是攻击远远不及。

    泰坦也从一旁缓缓站起身,同样霸道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出来,论魂力,他可是不逊色于呼延震多少地。  只不过是武魂先天上略有差距而已。

    两大魂斗罗同时施压。  呼延震那雄壮的身体也不禁微微晃动了一下,那跟随他同来地四名老者快速站到他身后,顿时,凝重的气势瞬间反扑。  那四名六旬以上的老者竟然都是魂圣级别的高手,每一个实力都超过了七十级。

    牛皋不屑的撇了撇嘴,“呼延震。  想对付我,我劝你还是调集象甲宗大队人马再来,就凭你们几个,还不够看。  ”

    呼延震心中暗自郁闷,在来之前,他远远没有估计到大力神泰坦会在这里,否则以他自己和带来的属下,就足以压制御之一族了,此时虽然气势并不弱于牛皋他们。  可这里毕竟是御之一族的地盘。  很难讨好。

    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地光芒,呼延震冷声道:“好。  牛皋。  我们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希望下次见到你。  你还有这样的底气和我说话。  ”

    说完,呼延震带着四名族人转身就走。

    随着象甲宗五人离去,牛皋与泰坦身上凛冽的气势缓缓收敛。  牛皋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难看。  猛的一挥手,轰的一声,身边的一张实木桌已经化为了碎块。

    “老子都躲到龙兴城这种地方来了,他们竟然还不肯放过我。  武魂殿这些混蛋,究竟想干什么?”

    唐三开口了,“他们是在威慑。  七宝琉璃宗与蓝电霸王龙家族的事,明眼人都知道是谁干地。  可是,谁又能拿他们怎么样呢?武魂殿为了攻击这两大宗门,自身也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从他们自身角度来看,其实并没有多大好处。但重要的是,产生了足够威慑的作用。  昊天宗封闭,上三宗另外两门被毁。  武魂殿的意思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没有谁能与他们抗衡。  虽然这样做引起了两大帝国的强烈警惕。  可是,武魂殿自身地势力也已经算是培养成熟。  有那么多王国和公国作为傀儡,就算真正开战他们也不怕。  在这样的威慑作用下,一些原本保持观望的小宗门根本就没有选择余地,只能依附于武魂殿寻求生存。  这样一来,只要一年后武魂殿举办的七大宗门重选大会顺利结束,七大宗门的位置都落在他们控制之中,那么,今后**恐怕就真的是武魂殿的天下了。  ”

    唐三此时的心情很冷静,分析的条理清晰,“像牛前辈这样,能够不惧强权的又有几个呢?很少很少。  七大宗门争夺战结束之时,武魂殿也将不再低调,他们必定会站在明面上与两大帝国叫板。  甚至会主动发动侵袭。  以武魂殿手上所掌握地强者数量,战争发生,不利地必然是两大帝国。  ”

    说到这里,唐三话锋一转,“我要成立唐门,除了自己的部分私心之外,就是希望能尽可能地去阻止这样的局面出现。  魂师界的高等级魂师虽然不少,但绝大多数却还是低级魂师。  武魂殿手中所掌握的数万低级魂师,才是对两大帝国威胁最大地群体。  那几乎是一支无敌的军团。  我们唐门的暗器您也看过了。  如果我们大批量生产,为两大帝国官方提供足够的数量。  那么,到了真正的战场上。  至少两大帝国还有一拼之力。  武魂殿毕竟是宗教一般的存在,两大帝国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双方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虽然我知道前辈您忘不了当初昊天宗的抛弃,但您也不能否认,昊天宗天下第一宗门地底蕴。  如果武魂殿与两大帝国之间出现僵持的局面,那么。  您认为昊天宗会不把我这样地机会么?”

    “我可以告诉您一个秘密。  昊天宗二十年的封闭,并非白费。  虽然人数不多。  但却都是高手。  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就有六人之多。  您应该明白拥有昊天锤武魂的封号斗罗意味着什么。  **混乱,谁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我相信昊天宗的存在定能产生巨大影响。  如果我们的计划能够成功,那么,我们唐门地影响也绝不会在昊天宗之下。  我可以向前辈保证,唐门永远不会被昊天宗收编。  唐门就是唐门。  独立于任何魂师团体之外。  我们只是一个组合在一起,生产暗器。  自保自给自足的团体。  甚至算不上是魂师宗门。  牛皋前辈,晚辈诚心的邀请您加入唐门。  唐门绝不对御之一族进行任何**,所有御之一族族人依旧归您掌管。  如果届时您认为唐门不适合停留,那么您也可以随时带领御之一族退出。  ”

    “不瞒您说,现在唐门只有力之一族加入,还有我、胖子以及另外两名伙伴。  您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泰坦前辈么?”

    唐三刚一开口的时候,就以及你个用话语吸引了牛皋的注意。  透彻的分析,真情流露的邀请,没有过多的许诺,但他地每一句话听在牛皋耳中都会令他觉得很实在。

    这些都是唐三在月轩中姑姑教导他的能力。  那一年的时间看似浪费,可实际上,从中唐三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  唐月华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当今之世,实力并不代表一切。  做一个既有实力,又有处世能力的人,才是真正地强者。

    泰坦也在仔细听着唐三的话,脸上笑容渐浓,他对牛皋的性格当然了解的很,唐三选择说服的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  尽管牛皋在呼延震面前表现的极为强势,但那只是因为呼延震触犯到了他的底线,作为一族之长,他真的会不在乎家族的存亡么?答案必然是否定地。

    牛皋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注视着唐三久久不语。  此时在这大厅之中不止有他们。  马红俊、泰隆、牛奔也都在。  牛奔此时才明白唐三此来真正地目的,听了他地话。  也同样陷入沉思之中,显然在权衡利弊。

    泰坦拍拍牛皋的肩膀,“临出来之前,我已经交代泰诺,让他开始收购周围一些民房。  准备对府邸进行扩建。  记得当年我那府邸建设的时候还是你帮忙的,这次恐怕还要麻烦你了。  你我兄弟这些年以来一直分处两大帝国,真的很怀念当年我们一起天天喝酒吃肉的样子。  我并不是因此劝你加入唐门,只是,老犀牛,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赌这一把。  如果我们赌输了,哥哥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力之一族绝对会在你御之一族前毁灭。  ”

    牛皋看着泰坦,两人目光相对,他猛的一挥手,“武魂殿欺人太甚,好,老猩猩,我就一起跟你赌这一把。  唐三,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不论将来如何,我们与昊天宗都不再有任何关系。  这是我们的底线。  只要你做的事对大家都有利,我御之一族也会毫无条件的支持你。  ”

    唐三面带微笑,用坚定的目光注视着牛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他用力的点了点头。

    泰坦哈哈一笑,向牛皋张开双臂,“我的好兄弟,欢迎你加入唐门。  ”

    牛皋同样也笑了,和泰坦有力的拥抱了一下,“走,继续喝酒去。  刚才让呼延震这老小子给搅合了,不能破坏了我们的兴致。  ”

    再次坐到酒桌上,气氛已经明显变得不同,牛皋看着唐三目光中那隐藏的几分敌意荡然无存。  他一向是豁达地人。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绝不后悔。

    酒过三巡,泰坦微带醉意的道:“老犀牛,你知道为什么我答应少主,与他一同成立这唐门么?”

    “为什么?”牛皋的酒量和泰坦差不多,泰坦有些醉了,他自然也不回太好。

    泰坦道:“除了那令我心动的暗器之外。  更加重要的是少主这个人。  少主今年才二十岁,为什么能拥有现在的成就?现在我也可以告诉你了。  五年前。  全**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你知道不知道?”

    牛皋道:“好像是听说过。  我们宗门中也有几个小子跟随一些学院去参加了,成绩都不怎么样。  ”

    泰坦哈哈一笑,道:“这你就不如我了吧。  泰隆这小子可是最后的冠军队成员之一。  ”

    “你说什么?”牛皋心中一惊,就连酒意也退去了几分,看向泰隆,“这小子这么出色?”全**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在魂师界地地位相当高。  乃是年青一代魂师展现自己最好的舞台。  凡是能够取得优秀成绩地学院成员,都是各大宗门争相招揽的对象。

    牛奔用力拍了一下泰隆的肩膀。  “行啊,小子。  叔叔到没看出来,你都这么厉害了。  我可听说了,那次的全**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乃是最近几十年来最为经典的一届。  参赛魂师水平都相当之高。  尤其是武魂殿,派出了以号称黄金一代那三个年轻人为首的战队参赛。可最后却被一支黑马击溃了。  没想到,你就是那战队的成员。  我想想,哦,对了。  好像是叫什么史莱克学院战队,是吧?”

    泰隆有些窘迫地道:“牛奔叔叔,您就别夸我了,我虽然也算是战队中的一员,但却只是替补队员而已。  最后关键的比赛,我都没上过场。  我们战队之所以能够战胜武魂殿黄金一代。  那都是少主厉害啊!少主不但是战队的副队长,而且也是整个战队的灵魂。  最后一战,正是他以一己之力挡住黄金一代中的兄妹武魂融合技,才创造了胜利的条件。  终于力挽狂澜,令我们获得了冠军。  当时少主的魂力才四十几级,武魂殿黄金一代却都超过了五十级。  ”

    一说到当年那一战,泰隆眼中就不禁流露出强烈地崇拜,他是亲眼在现场看到那一战全部过程的。  唐三在比赛场上的英姿,直到现在他也无法忘记。

    马红俊可不像唐三那么沉稳,嘿嘿一笑。  道:“我也是主力啊!泰隆。  你怎么不夸夸我。  ”

    泰隆呵呵一笑,道:“是。  胖子也是主力。  他也比我强的多了。  你的武魂是凤凰吧。  ”

    牛皋、牛奔父子听着泰隆的话,脸上神色都不禁出现了一些变化。  泰坦微笑道:“现在你明白我地意思了吧。  少主的优秀令武魂殿也要为之妒忌。  前途不可限量。  ”

    牛皋眉头微皱,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难道武魂殿会没想法?”

    泰坦嘿嘿笑道:“这你就不需要担心了。  先不说武魂殿找不找得到少主。  少主随着实力进步,有一个武魂二次觉醒,导致形貌、气质大变。  以前的认识他的人面对面站在眼前也认不出他了。  而且,在天斗城中,就算有人想要对少主不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们唐门秘密成立,也不回去参与魂师宗门之间的斗争,我们只在暗中积蓄力量。  ”

    牛皋道:“不论怎么说,以后我们也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  等这次聚会结束之后。  我就去吃你的,喝你的。  哼哼。  ”

    泰坦笑道:“随便,管够。  反正七宝琉璃宗会在经济上支持唐门。  有本事你把他们吃穷了。  他们宗门被破,可财富却没少。  那可是号称天下最富有的宗门。  ”

    牛皋愣了一下,“我怎么越来越觉得咱们这唐门有前途了。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把敏之一族也拉过来好了。  他们日子本来就难过地很。  一直受到我们大家地接济。  既然经济上没问题。  唐三连我都能说服,我相信老白鸟那厮问题也不大。  ”

    泰坦笑道:“那家伙最讨厌别人叫他老鸟,你可要小心他的怒火啊!不过。  我们是可以考虑一下如何算计算计他。  我们两个都在唐门了。  多他一个更是热闹。  ”

    两个不良老人顿时开始一脸兴奋地低声商量起来,唐三自然能听到他们的话,一时间背脊不禁一阵发冷。  原来人老了,也不影响邪恶的念头出现。  当然,他们的目的还是善意的。

    此行到目前来看,一切比预料中的还要好。  唯一令唐三有些担忧地,就是破之一族。  从泰坦与牛皋都没有提到破之一族来看。  很显然,那并不是一个好说服的宗族。  由于武魂殿地袭击导致他们损失大半。  对昊天宗的恨意也自然是最强的。  而且。  他们也是单属四宗族生活最好的一个宗门。  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打动他们呢?

    第二天傍晚,距离单属四宗族聚会还有一天的时候,敏之一族到来。

    敏之一族足足来了十几个人。  牛皋、泰坦一起迎出门外,唐三、马红俊、泰隆他们也跟在后面。

    仔细数了数,唐三发现,敏之一族一共来了十二人,为首的老者身材瘦长。  但看上去却十分匀称,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但他的头发却已经是雪白色。  如果不是面庞红润如婴儿,看上去年纪要比泰坦和牛皋更大。  可唐三却知道,他地实际年龄比牛皋还要小伤一岁。  魂力也在八十一、二级左右。  正是敏之一族的族长,白鹤。

    其实,敏之一族的武魂并不是鹤,鹤的飞行速度并不快。  他们之所以走全敏路线。  与自身的武魂也有着很大关系。  因为敏之一族的武魂乃是拥有最快飞行速度的一种鸟类,名叫尖尾雨燕。  正是拥有这样的武魂,才导致了敏之一族地修炼路线。

    跟随在白鹤身边,是一个看上去年纪与唐三、马红俊差不多大的少女。  少女身材高挑匀称,相貌极美,虽然略显瘦了一点。  但相貌也只是比小舞、朱竹清他们逊色半分而已。  眼神看上去有些高傲,挽着白鹤的手臂,美目顾盼,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感兴趣似的。

    马红俊一看到这少女,眼睛立刻就直了,对于**,他一向没什么免疫力。  暗暗的吞咽了一口唾液,眼神一瞬不瞬地盯视着人家,仿佛要将她吃了似的。

    少女很快就感受到了来自马红俊的目光,瞪了他一眼。  扭开头。  美眸却正好落在唐三身上。  不过。  她看的不是唐三英俊的相貌,而是唐三手中抱着的小舞。  小舞的毛发银色发亮。  毛发根部更是已经开始变成了金色,而且还有蔓延的势头,胖乎乎的样子看上去极为可爱,至少对年轻女性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哈哈,老猩猩,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肯定会早到地。  果然如此。  ”白鹤大笑着迎了上来,三名老者用力地拥抱了一下。

    不过,白鹤明显感觉出,泰坦和牛皋的神色多少都有些尴尬。  似乎有点刻意疏远自己似地,拥抱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他们真切的欣喜。

    牛皋看了一眼白鹤身边的少女,“香香也来了。  走吧。  我们进去说话。  ”

    白鹤手下的人自然有御之一族的人安排了,他带着那美貌少女心中疑惑的跟随着泰坦和牛皋走进了会客厅。

    “上茶。  ”牛皋喊了一声,脸色看上去更加难看了几分。  一旁的泰坦也是垂首不语。

    白鹤皱了皱眉,“你们两个老家伙这是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

    牛皋苦笑道:“本来你刚来,是不应该对你说的。  但你也知道,我心里藏不住话。  老白鸟,以后我们可能不能再帮你了。  ”

    白鹤心头一凛,他这次带的人多,可不是壮门面的。  敏之一族的日子实在不好过。  整个宗族,自族长白鹤以下,都是性格高傲之辈,他们一向认为自己的武魂雨燕是极为高贵的。  所以一直都不肯加入任何宗门。  他这次来,本是打算接受一些其他三宗的支援,好支持宗门。  这也成了四宗聚会的一个惯例。

    “发生了什么事?”白鹤令心头稳定了几分,问道。

    牛皋叹息一声,道:“象甲宗你知道吧。  昨天呼延震那个家伙来了。  来招安我族。  ”

    白鹤道:“代表武魂殿?”此时他甚至已经顾不得牛皋叫了他那最不愿意听到的称号了。

    牛皋无言的点了点头。

    白鹤眉头大皱,“老犀牛,你不会是答应了吧。  ”

    牛皋冷哼一声,“怎么可能。  就算是我御之一族毁了,也绝不做武魂殿的走狗。  不过,我拒绝了他们,恐怕象甲宗会报复。  至于什么时候来,谁也说不好。  所以,我决定举族迁徙。  前往天斗城,和老猩猩一起混去。  你也知道,我们要到老猩猩那边,想要重新打开场面,有所收入,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就算有力之一族的支持,对我们两族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并不富裕。  所以,这次,恐怕我们无法支持你了。  ”

    白鹤的神色略微显得有些不自然,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这么多年以来,要是没有你们的帮助,恐怕我们敏之一族早就不存在了。  现在你们御之一族有难,我帮不上忙已经很是抱歉。  还怎么能要你们资助呢。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

    会客厅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起来,三位族长都没有再开口,牛皋和泰坦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笑意。  赶忙掩饰好自己的表情。

    沉默半晌,泰坦向白鹤道:“老白鹤,我给你介绍个人。  ”轮到唐三出场了。

    白鹤有些茫然的看向泰坦,泰坦指了指身边的唐三,道:“我这小兄弟是铸造界新晋崛起的一代奇才。  他制造了一些武器,我看了看,觉得很适合你们敏之一族。  就让他跟我前来,拿给你看看。  小三。  ”

    唐三摸了摸已经睡着的小舞,将她先收入自己的如意百宝囊之中,这才从怀中再次摸出那给他立下汗马功劳的诸葛神弩。  走到白鹤面前双手递上。

    白鹤带着几丝疑问的接了过去,他身边的少女眼中顿时充满好奇的看向那不起眼的黑匣子。

    唐三不等他们问,主动说道:“此物名叫诸葛神弩,内藏四十八根弩箭,包括弩箭在内,通体由铁精打造而成。  每一次上好机璜后,可以瞬间从前端发射孔处**出十六根弩箭,威力强横。  可破四十级以下防御魂技,而且弩箭附带剧毒。  如果对手未曾防御,用来偷袭的话,甚至是五、六十级的魂师也很难幸免。  要是配上贵族的速度,它的威力必然能够大大增加。  ”

    白鹤大吃一惊,“你说这东西能够破四十级以下的防御魂技?你确定?”

    坐在主位的牛皋道:“昨天我已经试过了。  他说的一点都不夸张。  据说,这东西还只是基本版的诸葛神弩。  还有配备更强弩箭的。  那都是什么来着?”!!!</p>;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