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节: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奇茸通天,虎破龙(上)
下一章节: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奇茸通天,虎破龙(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奇茸通天,虎破龙(中)


    场地外,朱竹清的目光已经痴了,她始终注视着戴沐白,当她看到那双邪眸中的狂野时,内心的激动险些无法压抑。

    她和小舞不一样,如果唐三受伤,小舞一定焦急的想要立刻冲上去。  但朱竹清却不会。  尽管她对戴沐白始终不假辞色,但在她内心之中,早在她出生的那一年,那双邪眸的主人就已经注定了是她的男人。

    看到自己的男人在战场上发威,她永远都不会去阻挡。  如果可以,她会陪他一起战斗。  如果只能是个旁观者,她就只会做个旁观者。  她不会去担心戴沐白的胜负。  他胜了,她会为他疗伤,如果他死了,她会陪他而去第一百一十六章 奇茸通天,虎破龙(中)。  自己的男人,是强悍的男人,当朱竹清真正认清戴沐白的性格时就早已决定,永远不会让自己的泪水成为影响他的因素。

    金光重新变成白光,一颗颗光球开始在戴沐白身体周围弥漫。

    蓝紫色光芒收敛,重新幻化成蓝色,一条条蛇电凝聚在一起,幻化出一条长约一米的蓝色小龙。

    邪眸白虎第四魂技,白虎流星雨。

    蓝电霸王龙第四魂技,蓝点神龙疾。

    这是决定胜负的最后碰撞,没有任何花哨,只有全部实力的比拼。

    贵宾席上,雪夜大帝已经站了起来,他的脸色很严肃。  帝王起身,其他人还怎能坐着。  包括所有学院的师生,此时也都已经站立着观看这场比赛最后地结果。  不论胜负。  眼前这两个人的威势都注定要刻画在他们内心深处。

    第三魂技已经即将崩溃,只有在这最后时刻以它为基础发动第四魂技,才是获胜的关键。

    玉天心知道,戴沐白也知道。  所以,他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就在这个时第一百一十六章 奇茸通天,虎破龙(中)候发动他们的最后一击,也是就在这个时候决定这场比赛的胜负。

    白虎烈光波对雷霆万钧时,是戴沐白魂力凝聚。  对手攒射。  而此时,当白虎流星雨面对蓝电神龙疾的时候。  却正好相反。

    无数白色地流星激荡而出,当它们飞行在半空时就已经完全渲染成了金色。

    蓝色的小龙张牙舞爪而动,迎向了那决定它命运地流星。

    剧烈的碰撞令比赛场地爆发出一阵阵哀鸣,大蓬的泥土因为强烈的爆炸力掀飞入空。  在碰撞开始时的一瞬间,谁也不知道究竟是龙灭流星,还是流星毁龙。  一切的结果,都将在数息之后呈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无数轰鸣令尘土掩盖了两名霸气男的身影。  比赛场地中,一朵由泥土凝聚而成地蘑菇云腾空而起。  剧烈的魂力带来的冲击波使那些距离场地最近的各学院比赛队员们不得不催动自身魂力来抵挡。

    比赛场地外围天斗帝国的旗帜在这庞大的冲击力面前猎猎作响。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当尘埃落定,当所有的炫丽化为乌有。  当龙与虎同时消失。  一切都已经结束。

    站着的依旧是两个人。  两个伤痕累累地男人,谁都没有倒下。  站在那里,他们凝视着自己的对手。  没有动。

    玉天心笑了,戴沐白也笑了。  两个人的笑容虽然看上去很僵硬,但却充满了真诚。

    “你很强。  比我想象中还要强。  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么?我输了。  ”虽然不愿。  但却不得不承认。  玉天心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戴沐白淡然道:“不,你没有输。  虽然这场比赛你输了。  但是,你的心并没有输给我。  期待下一次再与你碰撞。  ”

    “好。  ”最后一个字从玉天心口中滑出,下一刻,他终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地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砸向地面。  手臂上的龙鳞在同一瞬间崩裂。  鲜血四溅飞扬。

    戴沐白依旧站着,他的腰板挺得笔直,艰难的缓缓转身,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了大师身上。  然后是唐三、马红俊、奥斯卡这一群伙伴。  他似乎在向众人说,我赢了,史莱克赢了。

    邪眸最后落在了那丰满而俏丽的身影上,戴沐白看到了面带笑容的她,冰山似乎融化了。  下一刻,那融化的冰山已经化为一道虚影在他眼前放大。

    眼前变得一片模糊,似乎隔着一层水雾。  戴沐白拼命想瞪大双眼。  看清那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身影。  可是,数十道血箭却同时从他身上激射而出。  高大强壮的身体缓缓倒了下去。  正好倒在那飞速冲到近前地虚影怀中。

    鲜血沾染了两个人地身体。  朱竹清没有哭。  她在笑,尽管她此时的笑容绝不好看。

    搂紧自己地男人,她帮他再次挺直了腰杆,因为她知道,她的男人永远也不会在战场上屈服。

    就这样。  她几乎承受着他所有的重量,一步步走出场地。

    史莱克学院对雷霆学院。  史莱克学院胜。  十二连胜。

    尽管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但之前那惨烈的一幕却令所有人久久不能忘怀。这场比赛可以说没有真正的胜利者。  因为参赛的双方都还年轻。  他们还有的是时间。  他们真正的比拼,应该是谁能够更早的触摸到那极限的巅峰。

    全天的比赛结束,唐三抱起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小舞,朱竹清支撑着戴沐白的身体,史莱克学院一行人正准备返回营地。  值得一提的是,朱竹清拒绝了其他人想要帮她的好意,执意一个人支撑着戴沐白的身体。  她虽然没有哭,也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她那双格外漂亮的美眸却早已通红。

    “唐三。  ”一个人挡在史莱克学院众人回归的必经之路上。

    马红俊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每次都会有人来阻挡。  ”

    这次来的不是火舞,而是那个经常嬉笑着前来套近乎的男人。  神风学院战队队长,风笑天。

    唐三抱着小舞排众而出,来到风笑天面前,面对男人他可要比面对火舞时自如的多了。  “有什么事么?”

    晋级赛刚开始的时候,风笑天还经常到史莱克学院这边来转转。  但后来他就再没出现过。

    风笑天深吸口气,压制着自己内心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情绪,“抽签刚才结束了。  明天,我们将是对手。  ”

    “哦?”唐三注视着风笑天,正像大师判断的那样,史莱克学院运气并不好。  在面对雷霆学院之后,又将面对一个强手,而且很有可能是除了他们史莱克学院之外,这次比赛最强大的一个对手。

    风笑天凝视着唐三,他的眼神中早已没有了以前的嬉笑之色,“唐三,今天你们刚和雷霆打过。  我不想占你便宜。  明天,我会第一个出场。  我希望你也是第一个。  让我们两个人来决定谁是晋级赛最后的冠军。  如果我输了,神风学院将主动认输。  ”

    唐三愣了一下,从风笑天的语气中,他分明听出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他不明白,为什么以前还经常一脸笑容的家伙突然变得如此严肃。但此时的风笑天给人的感觉却有几分压抑。

    史莱克学院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唐三身上,谁也没有开口。

    唐三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一场定胜负,对于史莱克学院来说并没有任何损失。  戴沐白重伤,显然不能参加明天的比赛了。  这是史莱克学院巨大的损失。  但是唐三却依旧没有答应。

    “你不敢么?”风笑天眼中目光一瞬间变成了挑衅。

    “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不能以自己的意志来决定队友的选择。  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不能代表整个史莱克学院战队。  ”唐三平静的说着。

    风笑天的脾气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唐三,你是个懦夫。  我只想和你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就像今天戴沐白与玉天心那样。  ”

    看着风笑天逐渐变红的双眼,虽然唐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他也没有问。

    “答应他吧,小三。  我们相信你。  ”戴沐白虚弱的声音响起。  “给他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  如果我没猜错,他来提出这样的要求,应该与那火舞有关。  ”

    论情场上的战绩,整个史莱克学院恐怕也无人能和戴沐白相比,他的目光何等毒辣,这些天以来的旁观让他早就看出风笑天对火舞的意思。  而风笑天也正是从那天火舞来找过唐三之后就再没出现过。  这一切联系起来,风笑天今日的作为就很容易解释了。!!!</p>;

    ;

-------------